幸运快三软件计划

您的位置:首页>>政策法规

国际人道法(国际性武装抵触受难者的附加议定书)

作者: 发布时间:2013-01-16 16:40:03点击:234

1949年8月12日日内瓦四条约关于维护国际性武装抵触受难者的附加议定书(第一议定书)

(1977年6月8日订于日内瓦)

序 文

缔约各方,宣布其愿见战争提高于各国人民之间的热望,回忆到每个国度有义务依照分别国宪章,在其国际关系上不以武力相要挟或运用武力,或以与分别国目的不符的任何其它方式,损害任何国度的主权、领土完好或政治独立,但是以为有必要重申和开展关于维护武装抵触受难者的规则,并补充旨在增强适用这些规则的措施,深信本议定书或1949年8月12日日内瓦四条约的内容均不能解释为使任何侵略行为或任何与分别国宪章不符的武力运用为合法或予以认可,并重申1949年8月12日日内瓦四条约和本议定书的规则必需在一切状况下充沛适用于受这些档维护的一切人,不得以武装抵触的性质或起由于依据或以抵触各方所资助的或据称为各方所努力的目的为依据而加以不利区别,议定如下:

第一部 总 则

第一条 普通准绳和适用范围

一、缔约各方承诺,在一切状况下,尊重本议定书并保证本议定书被尊重。

二、在本议定书或其它国际协议所未包括的情形下,平民和战役员仍受来源于既定习气、人道准绳和公众良知央求的国际法准绳的维护和支配。

三、本议定书补充一九四九年八月十二日关于维护战争受难者的日内瓦四条约,应适用于各条约共同第二条所指的各场所。

四、上款所指的场所,包括各国人民在行使庄严加载分别国宪章和关于各国依分别国宪章树立友好关系及协作的国际法准绳宣言的自决权中,对殖民统治和外国占领以及对种族主义政权作战的武装抵触。

第二条 定义

为了本议定书的目的:

一、“第一条约”、“第二条约”、“第三条约”和“第四条约”分别指一九四九年八月十二日改善战地武装部队伤者病者境遇的日内瓦条约;一九四九年八月十二日改善海上武装部队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境遇的日内瓦条约;一九四九年八月十二日关于战俘待遇的日内瓦条约;一九四九年八月十二日关于战时维护平民的日内瓦条约;“各条约”是指一九四九年八月十二日关于维护战争受难者的日内瓦四条约;

二、“适用于武装抵触的国际法规则”是指抵触各方作为缔约各方订立的国际协议所载的适用于武装抵触的规则和适用于武装抵触的公认国际法准绳和规则;

三、“维护国”是指经抵触一方提名和敌方接受并同意行使各条约和本议定书所赋予维护国的职务的中立国度或其它非抵触一方的国度;四、“替代组织”是指依照第五条替代维护国行事的组织。

第三条 适用的开端和终止

在不阻碍不论何时均可适用的规则的条件下:

一、各条约和本议定书应自本议定书第一条所指的任何场所发作时开端适用;

二、在抵触各方领土内,于军事行动全面完毕时,各条约和本议定书应终止适用。在被占领领土内,则于占领终止时终止适用,但在上述任何一种状况下,嗣后予以最后释放,遣返或安排的人除外。这类人在最后释放、遣返或安排前,应继续享用各条约和本议定书有关规则的利益。

第四条 抵触各方的法律位置

各条约和本议定书的适用,以及这些档所规则的协议的订立,均不应影响抵触各方的法律位置。领土的占领或各条约和本议定书的适用均不应影响有关领土的法律位置。

第五条 维护国及其替代组织的指派

一、抵触各方有义务自该抵触开端发作之时起依照下列各款适用维护国制度,其中除其它事项外,包括维护国的指定和接受,以保证各条约和本议定书的监视和执行。维护国应负保证抵触各方利益的义务。

二、自第一条所指的场所发作之时起,抵触每一方应立刻为了适用各条约和本议定书的目的而指定一个维护国,并立刻为了同样目的而准许在敌方指定后予以接受的维护国停止活动。

三、假设自第一条所指的场所发作之时起未指定或接受维护国,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无妨害任何其它公正的人道主义组织停止同样活动的权益的条件下,应向抵触各方提供调停,以便立刻指定抵触各方所同意的维护国。为此目的,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得在其它事项外请每一方提出一项该方以为能够接受的在对敌方关系上作为其维护国行事的至少五个国度的名单,并请每个敌方提出一项该敌方能够接受为前一方的维护国的至少五个国度的名单;这些名单应在收到央求后两周内送交该委员会;该委员会应将各名单加以比拟,并寻求在双方名单中均被提名的任何国度的同意。

四、假设虽然有上述规则而未指定维护国,抵触各方应立刻接受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或任何其它提供一切公正和效率保证的组织所提出的建议,由该组织在与各该方妥善商量后并在思索商量的结果下充任替代组织。替代组织行使职责应取得抵触各方的同意。抵触各方应尽力为替代组织依照各条约和本议定书执行其任务的工作提供便利。

五、依照第四条,为了适用各条约和本议定书的目的而指定和接受维护国,不应影响抵触各方和包括被占领领土在内的任何领土的法律位置。

六、抵触各方之间外交关系的维持,或依照关于外交关系的国际规律将一方的利益及其国民的利益拜托第三国维护,关于为了适用各条约和本议定书的目的而指定维护国,不构成任何障碍。

七、本议定书嗣后任何提及维护国之处,均包括替代组织在内。

第六条 合格人员

一、缔约各方在平常也应努力在各国红十字会(红新月会、红狮与太阳会)辅佐下锻炼合格人员,以便利各条约和本议定书的适用,特别是便利维护国的活动。

二、这类人员的征募和锻炼,属于国内管辖范围。

三、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应备有缔约各方所制定并为该目的而送交该委员会的经过锻炼的人员名单,以供缔约各方运用。

四、关于在本国领土外运用这类人员的条件,应在每个场所下由有关各方之间的特别协议予以规则。

第七条 会议

本议定书保管者在缔约一方或几方央求下和缔约各方多数赞同时,应召开缔约各方会议,审议关于适用各条约和本议定书的普通问题。

第二部 伤者、病者和遇船难者

第一编 一 般 保 护

第八条 术语

为了本议定书的目的:

一、“伤者”和“病者”是指由于创伤、疾病或其它肉体上或肉体上失调或失去才干而需求医疗救助或照顾而且不从事任何敌对行为的军人或平民。这些术语还包括产妇、重生婴儿和其它需求立刻予以医疗救助或照顾的,如弱者或孕妇,而且不从事任何敌对行为的人:

二、“遇船难者”是指由于遭受不幸或所乘船舶或飞机遭受不幸而在海上或在其它水域内遇险而且不从事任何敌对行为的军人或平民。这类人假设继续不从事任何敌对行为,在被救援期间,直至其依据各条约或本议定书取得另外的身份时为止,应继续视为遇船难者;

三、“医务人员”是指抵触一方专门被派用于第五款所列的目的或被派用以管理医疗队或支配或管理医务运输工具的人员。这项派用能够是经常性或暂时性的。该术语包括:

(一)抵触一方的医务人员,不论是军事或平民医务人员,包括第一和第二条约所述的医务人员以及被派到民防组织的医务人员;

(二)抵触一方所正式供认和核准的各国红十字会(红新月会、红狮与太阳会)和其它国内意愿救济团体的医务人员;

(三)第九条第二款所述的医疗队或医务运输工具的医务人员。

四、“宗教人员”是指专门从事宗教工作并依附于下列各单位的军人或平民,如牧师:

(一)抵触一方的武装部队;

(二)抵触一方的医疗队和医务运输工具;

(三)第九条第二款所述的医疗队或医务运输工具;或

(四)抵触一方的民防组织。

宗教人员依附于上述单位,能够是经常性的或暂时性的,而且第十一款所载的有关规则均适用于这类人员。

五、“医疗队”是指为了医务目的,即搜索、搜集、运输、诊断或治疗——包括急救治疗——伤者、病者或遇船难者,或为了防止疾病而组织的军用或平民医疗处所或其它单位。例如,该术语包括医院和其它相似单位、输血中心、预防医务中心和院所、医药库和这类单位的医药贮存处。医疗队能够是固定的或活动的,常设性或暂时性的;

六、“医务运输”是指对受各条约和本议定书维护的伤者、病者、遇船难者、医务人员、宗教人员、医疗设备或医疗用品的陆上、水上或空中运输;

七、“医务运输工具”是指专门被派用于医务运输,并在抵触一方主管当局控制下的任何军用或平民、常设性或暂时性的运输工具;

八、“医务车辆”是指任何陆上医务运输工具;

九、“医务船艇”是指任何水上医务运输工具;

十、“医务飞机”是指任何空中医务运输工具;

十一、“常任医务人员””、“常设医疗队”和“常设医务运输工具”是指不定期的专门被派用于医务目的的人员、单位和工具。“暂时医务人员”、“暂时医疗队”和“暂时医务运输工具”是指有期限而在整个期限内专门用于医疗目的的人员、单位和工具。除另作规则外,“医务人员”、“医疗队”和“医务运输工具”包括经常和暂时两类;

十二、“特殊标志”是指用于维护医疗队和运输工具或医务或宗教人员、设备或用品时的白底红十字(红新月、红狮与太阳)的特殊标志;十三、“特殊信号”是指本议定书附件一第三章所规则的专门用以识别医疗队或运输工具的任何信号或信息。

第九条 适用范围

一、本局部,其规则以改善伤者、病者和遇船难者境遇为目的,应适用于受第一条所指场所影响的所有伤者、病者和遇船难者,而不加任何以种族、肤色、性别、言语、宗教或信仰、政治或其它意见、民族或社会出身、财富、出生或其它身分或任何其它相似规范为依据的不利区别。

二、第一条约第二十七条和第三十二条的有关规则,应适用于下列国度、团体或组织为了人道主义目的向抵触一方提供的常设医疗队和运输工具(但医院船除外,医院船适用第二条约第二十五条的规则)及人员:

(一)中立国度或其它非该抵触一方的国度;

(二)该国供认和核准的救济团体;

(三)公正的国际人道主义组织。

第十条 维护和照顾

一、所有伤者、病者和遇船难者,不论属于何方,均应受尊重和维护。

二、在任何状况下,上述人员均应受人道待遇,并应在最大实践可能范围内并尽速得到其状况所需的医疗照顾和留意。在这类人之中,不应以医疗以外任何理由为依据而加以任何区别。

第十一条 对人身的维护

一、由于第一条所指的场所而落于敌方权利下或被拘禁、拘留或以其它方式被剥夺自在的人的身心健全,不应受任何无理行为或不作为的危害。因而,迫使本条所述的人接受非为该有关的人的安康状况所央求并与停止医疗程序一方未剥夺自在的国民在相似医疗状况下所适用的公认医疗规范不符的医疗程序,是制止的。

二、特别制止对这类人员实行下列各项方法,即使经自己同意,也应制止:

(一)残伤肢体;

(二)医疗或科学实验;

(三)除依据第一款所规则的条件系属合理的行为外,为移植而取去组织或器官。

三、对第二款第三项所规则的禁例,只需献血以供输血或献皮以供移植的情形除外,但献血或献皮均应自愿,而不加任何胁迫或劝诱,而且,只限于治疗目的,并在与公认医疗规范相符的条件下和在旨在使捐献者和领受者双方共同受益的控制下,才得除外。

四、关于在所依附的一方以外抵触一方权利下的任何人,严重危害其身心健全,并违犯第一款和第二款所规则的任何禁例,或不遵守第三款的央求的任何故意行为或不作为,应是严重破坏本议定书的行为。

五、第一款所述的人有权拒绝任何外科手术。遇有拒绝的情形,医务人员应设法取得病人所签字或供认的关于拒绝的书面声明。

六、抵触每一方关于在其担任下献血以供输血或献皮以供移植,均应就每次献血或献皮,保管一份医务记载。此外,抵触每一方均应设法保管一份关于对因第一条所指的场所而被拘禁、拘留或以其它方式被剥夺自在的任何人所停止的所有医疗程序的记载。这类记载应随时提供,以备维护国检查。

第十二条 对医疗队的维护

一、医疗队无论何时均应受尊重和维护,并不应成为攻击的对象。

二、第一款应适用于平民医疗队,但须具备下列条件之一:

(一)属于抵触一方;

(二)为抵触一方主管当局所供认或核准;

(三)依照本议定书第九条第二款或第一条约第二十七条被核准。

三、抵触各方应相互通知固定医疗队的位置。未通知的状况不应免除任何一方遵守第一款的规则的义务。

四、在任何状况下,均不应应用医疗队以掩护军事目的不受攻击。抵触各方应尽可能保证医疗队设在对军事目的的攻击不致危害其平安的中央。

第十三条 对平民医疗队的维护的中止

一、平民医疗队有权享用的维护,除非用于从事人道主义职务以外的害敌行为,不应中止。但维护仅在发出正告,并在任何适宜时定有合理时限,而正告仍无效果后才得中止。

二、下列各项情形不应视为害敌行为:

(一)医疗队人员为了自卫或捍卫其照顾下的伤者和病者而备有个人轻武器;

(二)医疗队由警卫、哨卫或护送卫士守护;

(三)医疗队内有取自伤者和病者而尚未送交主管部门的轻兵器和弹药;

(四)武装部队人员或其它战役员为了医疗缘由而留在医疗队内。

第十四条 对征用平民医疗队的限制

一、占领国有义务维护被占领领土内平民居民的医疗需求继续得到满足。

二、因而,平民医疗队、其设备、其器材或其人员的效劳,只需为向平民居民提供恰当医疗效劳和对曾经在治疗中任何伤者和病者继续停止医疗照顾所必需,占领国即不应加以征用。

三、在继续遵守第二款所规则的普通规则的条件下,占领国依据下列特殊条件,得征用上述人员和物资:

(一)该人员和物资为占领国武装部队伤病人员或战俘的恰当和实时医疗所需求;

(二)仅在这种需求存在时继续征用;

(三)立刻作出布置,保证平民居民以及受征用影响的任何治疗伤害者和病者的医疗需求继续得到满足。

第十五条 对平民医务和宗教人员的维护

一、平民医务人员应受尊重和维护。

二、假设需求,在战役活动使平民医疗效劳被扰乱的地域内,对平民医务人员应提供一切可能的援助。

三、在被占领领土内,占领国应向平民医务人员提供各种辅佐,使其能尽力执行其人道主义职务。除有医疗理由外,占领国不得央求这类人员在执行职务时优先治疗任何人。这类人员不应被迫执行与其人道主义任务不符的任务。

四、平民医务人员应得前往必需其效劳的任何中央,但须遵守抵触有关一方以为必要的监视与平安措施。

五、平民宗教人员应受尊重和维护。各条约和本议定书关于维护和识别医务人员的规则,对这类人员应同样适用。

第十六条 对医疗职责的普通维护

一、在任何状况下,不问谁是受益者,任何人不应因停止契合医疗道德的医疗活动而受惩罚。

二、对从事医疗活动的人,不应迫使其从事或停止违犯医疗道德规则、或违犯其它为伤者和病者的利益而制定的医疗规则、或违犯各条约或本议定书的规则的行为或工作,也不应迫使其不从事或停止这类规则和规则所央求的行为或工作。

三、任何从事医疗活动的人,假设以为有关情报将证明为有害于有关病人或其家眷,即不应迫使其向属于敌方的任何人,或除自己一方的法律所央求外,向属于自己一方的任何人,提供关于在其照顾下或曾在其照顾下的伤者和病者的情报。但关于传染病的强迫通知的规章,则应受尊重。

第十七条 平民居民和救济团体的作用

一、平民居民应尊重伤者、病者和遇船难者,即使该伤者、病者和遇船难者属于敌方,并不应对其从事任何暴力行为。平民居民和救济团体,如各国红十字会(红新月会、红狮与太阳会),即使在其主动下,并即使在被入侵或被占领地域内,均应准其搜集和照顾伤者、病者和遇船难者。任何人均不应因这种人道主义行为而受伤害、追诉、判罪或惩罚。

二、抵触各方得呼吁第一款所指的平民居民和救济团体搜集和照顾伤者、病者和遇船难者,和搜索死者并报告其所在地点;抵触各方应对响应其呼吁的平民居民和救济团体给以维护和必要便利。假设敌方取得或重新取得该地域的控制权,该方应在需求维护和便利的时间内给予同样的维护和便利。

第十八条 识 别

一、抵触每一方均应努力保证医务和宗教人员及医疗队和运输工具能得到识别。

二、抵触每一方还应努力采取和实行使运用特殊标志和特殊信号的医疗队和运输工具有可能被认出的方法和程序。

三、在被占领领土内或在正在停止战役或可能停止战役的地域内,平民医务人员战争民宗教人员应运用特殊标志和证明其身份的身份证,使其可能被认出。

四、经主管当局同意,医疗队和医务运输工具应用特殊标志标明。本议定书第二十二条所指的船艇,应依照第二条约的规则予以标明。

五、除特殊标志外,抵触一方得按本议定书附件一第三章所规则,核准运用特殊信号,以识别医疗队和医务运输工具。作为例外,在该章所包括的特别情形下,医务运输工具得运用特殊信号而不展现特殊标志。

六、本条第一款到第五款的规则的适用受本议定书附件一第一章到第三章的支配。该附件第三章为专门用于医疗队和医务运输工具所指定的信号,除该章所规则外,不应用于识别该章所规则的医疗队和医务运输工具以外的任何其它目的。

七、本条并不核准超出第一条约第四十四条的规则外在平常更普遍地运用特殊标志。

八、各条约和本议定书关于监视特殊标志的运用和关于防止和取消其任何滥用的规则,应适用于特殊信号。

第十九条 中立国度和其它非抵触各方的国度

中立国度和其它非抵触各方的国度应对在其领土内收容或拘禁的受本部规则维护的人。或对其所发现的抵触各方的任何死者,适用本议定书的有关规则。

第二十条 对报仇的制止

对本部所维护的人和物体的报仇,是制止的。

第二编 医务运输

第二十一条 医务车辆

医务车辆应受活动医疗队依据各条约和本议定书所受的同样尊重和维护。

第 二十二 条 医院船和沿岸救护艇

一、各条约关于:

(一)第二条约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和第二十七条所述的船舶;

(二)其救生艇和小艇;

(三)其人员和船员,和

(四)船上伤者、病者和遇船难者的规则,在这些船舶运载不属于第二条约第十三条所载任何一类的平民伤者、病者和遇船难者的情形下,也应适用。但这类平民不应将其交给非其所属的任何一方或在海上将其拿捕。这类平民假设在其所属以外的抵触一方权利下,应包括在第四条约和本议定书的规则范围内。

二、各条约对第二条约第二十五条所述船舶所提供的维护,应扩展于(一)中立国度或其它非该抵触一方的国度,或

(二)公正的国际人道主义组织,为了人道主义目的向抵触一方提供的医院船,但在上述任何一种情形下,均须契合该条所列的央求。

三、第二条约第二十七条所述的小艇,即使未发出该条所规则的通知,也应受维护。而关于任何其它足以便利识别和认出这类小艇的有关细节,请抵触各方彼此通知。

第二十三条 其它医务船艇

一、本议定书第二十二条和第二条约第三十八条所指以外的医务船艇,不论在海上或在其它水域内,均应受活动医疗队依据各条约和本议定书所受的同样尊重和维护。由于这种维护只需在这类船艇能被识别和认出的条件下才干有效,因而这类船艇应以特殊标志标明,并尽可能服从第二条约第四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则。

二、第一款所指的船艇应仍受战争法规的拘束。任何有可能立刻强迫执行其命令的水面战舰,得命令这类船艇停航,或命令其驶离,或使其航驶一定航线,而这类船艇应服从每一项这类命令。这类船艇,只需为船上伤者、病者和遇船难者所需,即不得以任何其它方式改动其医务任务。

三、第一款所规则的维护,仅应在第二条约第三十四条和第三十五条所列的条件下中止。明显地拒绝服从依照第二款所发出的命令,应是第二条约第三十四条所规则的害敌行为。

四、抵触一方得尽可能在医务船艇,特别是超越二千总吨的船艇返航前,将其称号、外形、预定返航时间、航线和估量的速度通知任何敌方,并得提供任何其它便于识别和认出的情报。敌方应标明收到这项情报。

五、第二条约第三十七条的规则应适用于这类船艇上的医务和宗教人员。

六、第二条约的规则应适用于这类船艇上属于第二条约第十三条和本议定书第四十四条所指各类的伤者、病者和遇船难者。对不属于第二条约第十三条所载各类中任何一类的平民伤者、病者和遇船难者平民,假设在海上,不应将其交给非其所属的任何一方,或迫使其分开该船艇;这类平民假设在其所属一方以外的抵触一方权利下,应包括在第四条约和本议定书的规则的范围内。

第二十四条 对医务飞机的维护

在本部规则的拘束下,医务飞机应受尊重和维护。

第二十五条 敌方未控制的地域内医务飞机

在友方部队所实践控制的陆地地域内或其上空,或在敌方所未实践控制的海域内或其上空,对抵触一方医务飞机的尊重和维护,不依赖于与敌方订立的任何协议。但为更平安起见,在这些地域内支配医务飞机的抵触一方,得按第二十九条所规则,通知敌方,特别是在该飞机飞行进入敌方地对空武器系统射程时,更须通知。

第二十六条 接触或相似地带内医务飞机

一、在友方部队所实践控制的接触地带的一些局部内和其上空,以及在实践控制权未明显确立的地域内或其上空,只需按第二十九条所规则,抵触各方主管军事当局之间事前取得协议,医务飞机才干得到充沛有效的维护。在没有这种协议的情形下,医务飞机虽其支配须自冒风险,但在其已被认出是医务飞机后,仍应受尊重。

二、“接触地带”是指敌对部队的先头部队彼此接触,特别是该局部已直接暴露于空中火力下的任何陆地地域。

第二十七条 敌方控制的地域内医务飞机

一、抵触一方的医务飞机在敌方所实践控制的陆地地域或海域上空飞行时,应继续受维护,但须事前取得该敌方的主管当局对这项飞行的同意。

二、由于飞行错误或因影响飞行平安的紧急状态而在未取得第一款所规则的同意或违犯该项同意的情形下飞行于敌方所实践控制的地域上空的医务飞机,应尽力使其能被识别,并应将状况通知敌方。一旦这类医务飞机为敌方所认出,该方应尽一切合理努力,立刻发出第三十条第一款所指的着陆或降落水面的命令,或采取保证其自身利益的其它措施,并在上述任何一种情形下,应在对该飞机停止攻击前,允许该飞机有服从命令的时间。

第二十八条 对医务飞机运用的限制

一、制止抵触各方应用其医务飞机,以图从敌方取得任何军事利益。医务飞机的存在不应被应用,以图使军事目的不受攻击。

二、医务飞机不应被应用,以搜集或传送情报数据,并不应携带旨在用于这项目的的任何器材。制止医务飞机运载任何不包括在第八条第六款的定义内的任何人或货物。飞机运载机上人员的个人物品或目的仅在便利飞行、通讯或识别的装备,不应视为属于制止之列。

三、医务飞机不应携带任何武器,但取自飞机上伤者、病者和遇船难者而尚未送交主管部门的轻兵器及弹药,以及使船上医务人员能自卫和捍卫在其照顾下的伤者、病者和遇船难者所需的个人轻武器除外。

四、在停止第二十六条和第二十七条所指的飞行时,医务飞机除与敌方事前达成协议外,不应用以搜索伤者、病者和遇船难者。

第二十九条 关于医务飞机的通知和协议

一、第二十五条所规则的通知或为取得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四款或第三十一条所规则的事前协议而提出的央求,应说明医务飞机的计划数目、其飞行计划和识别方法,并应被理解为含有每次飞行均将遵照第二十八条的规则的意义。

二、收到第二十五条所规则的通知的一方,应立刻标明收到该通知。

三、收到为取得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四款或第三十一条所规则的事前协议的央求的一方,应尽速通知央求一方:

(一)同意该央求;

(二)拒绝该央求;或

(三)提出对该央求的合理的替代建议。该方还得提议,在所涉时间内制止或限制在该地域内的其它飞行。提出央求的一方,假设接受替代建议,应将其接受通知他方。

四、各方应采取必要措施,以保证能疾速地发出通知和取得协议。

五、各方还应采取必要措施,疾速向有关军事单位传播任何该通知和协议的内容,并将有关医务飞机所运用的识别方法指示该军事单位。

第三十条 医务飞机的降落和检查

一、对在敌方所实践控制的地域上空或在实践控制权未明显确立的地域上空飞行的医务飞机,得按恰当状况命令其着陆或降落水面,以便依照下列各款停止检查。医务飞机应服从任何这类命令。

二、这类飞机,不论因被命令或基于其它缘由而着陆或降落水面,仅得因肯定第三款和第四款所指的事项而受检查。任何这种检查应立刻开端,并应从速停止。检查一方关于伤者和病者,除为检查所需外,不应央求将其移离飞机。该方无论如何应保证伤者和病者的状况不因检查或移离而受不利的影响。

三、假设检查标明该飞机,

(一)是第八条第十款的意义内的医务飞机,

(二)不违犯第二十八条所规则的条件,而且

(三)在需求事前协议的情形下,其飞行并非事前没有协议或并不破坏事前协议的规则,

该飞机和属于敌方或属于中立国度或其它非抵触一方的其它国度的机上人员,应准其立刻继续飞行。

四、假设检查标明飞机,

(一)不是第八条第十款的意义内的医务飞机,或

(二)违犯第二十八条所规则的条件;

(三)在需求事前协议的情形下,其飞行并无事前协议或破坏事前协议的规则;

对该飞机得予拿捕。对机上人员应依照各条约和本议定书的有关规则给予待遇。曾被派为常设医务飞机的任何飞机,被拿捕后仅得用为医务飞机。

第三十一条 中立国度或其它非抵触各方的国度

一、除有事前协议外,医务飞机不应在中立国度或其它非抵触一方的国度的领土上空飞行,或在该领土内降落。但在有事前协议的情形下,医务飞机在其全部飞行中以及在该领土内任何停留期间,则均应受尊重。但是该医务飞机仍应服从着陆或在恰当状况降落落水面的任何命令。

二、假设医务飞机由于飞行错误或因影响飞行平安的紧急状态而在没有协议或背叛协议规则的情形下飞行于中立国度或其它非抵触一方的国度的领土上空,该飞机应尽力发出飞行的通知,并使自己能被识别。一旦这类医务飞机被认出,该国应尽一切合理努力,立刻发出第三十条第一款所指的着陆或降落水面的命令,或采取保证其自身的利益的其它措施,并在上述任何一种情形下,应在对该飞机停止攻击前,允许该飞机有服从命令的时间。

三、假设医务飞机依据协议或在第二款所载的状况下,不论因被命令着陆或降落水面或基于其它缘由,而在中立国度或其它非抵触一方的国度的领土内着陆或降落水面,该飞机应受检查,以肯定其在事实上能否医务飞机。检查应立刻开端,并应从速停止。对属于支配飞机的一方的伤者和病者,除其移离飞机为检查所需外,检查一方不应央求其移离飞机。检查一方无论如何应保证伤者和病者的状况不因检查或移离而受不利的影响。假设检查标明,该飞机在事实上是医务飞机,则该飞机及其机上人员,除依照适用于武装抵触的国际法规则必需予以拘留外,应准其恢复飞行,并应给予继续飞行的合理便利。假设检查标明,飞机不是医务飞机,对该飞机应予拿捕,机上人员应依照第四款的规则享用待遇。

四、经中央当局同意,在中立国度或其它非抵触一方的国度领土内,并非暂时地从医务飞机下来的伤者、病者和遇船难者,除该国和抵触各方之间另有协议外,假设适用于武装抵触的国际法规则有此央求,则应由该国予以拘留,使其不能再从事敌对行动。医院治疗和拘禁的费用应由这类人所属的国度担负。

五、中立国度或其它非抵触各方的国度,应对抵触所有各方同样适用关于医务飞机在其领土上空经过或在其领土内着陆的任何条件和限制。

第三编 失踪和死亡的人

第三十二条 普通准绳

在执行本段的规则时,缔约各方、抵触各方和各条约和本议定书所载的国际人道主义组织的活动,主要应受家庭理解其亲属命运的权益的推进。

第三十三条 失踪的人

一、一旦状况容许,并至迟从实践战役完毕时开端,抵触各方应即搜索经敌方报告为失踪的人。该敌方应发送有关这类人的一切情报,以便利搜索。

二、为了便利依照上款的规则搜集情报,关于依据各条约和本议定书不受更优惠思索的人,抵触每一方应:

(一)将第四条约第一百三十八条所规则的关于因敌对行动或占领而被拘留、监禁或以其它方式被囚禁超越两周、或在任何拘留期间死亡的这类人的有关情报记载下来;

(二)在最大可能范围内便利、并于需求时停止搜索这类人的工作,以及假设这类人由于敌对行动或占领而在其它状况下死亡,将其有关情报记载下来的工作。

三、依照第一款已报告为失踪的人的有关情报以及取得这种情报的央求,应直接或经过维护国或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中央查访局或各国红十字会(红新月会、红狮与太阳会)发送。在未经过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及其中央查访局发送情报的情形下,抵触一方也应保证向中央查访局提供该项情报。

四、抵触各方应努力商定关于搜索、识别和收回战地上死者的工作组的布置,并于恰当时,包括关于在敌方控制地域内执行这项任务时由敌方人员随同工作组的布置。这类工作组在专门实行这项职责时,应受尊重和维护。

第三十四条 死者尸体

一、基于与占拥有关的缘由死亡或因占领或敌对行动而在拘留中死亡的人的尸体,以及不是基于敌对行动的缘由而死亡的所在地国度的国民的人的尸体,均应受尊重,所有这类人的墓地,假设依据各条约和本议定书不受更优惠的思索,应依照第四条约第一百三十条的规则,受尊重、维护并予以标明。

二、一旦状况及敌对各方之间的关系容许,基于敌对行动的缘由而死亡或在占领期间或在拘留中死亡的人的坟墓所在地,或依照状况其尸体的其它安排处所在地的缔约各方,应立刻订立协议,以:

(一)便利死者亲属和正式坟墓注销处的代表前往墓地,并对前往墓地一事作出实践的布置;

(二)永世维护和维护该墓地;

(三)便利在本国央求下,或除该国反对外,在最近亲属央求下,送还死者的尸体和个人用品。

三、在未订立第二款第二项或第三项所规则的协议和情形下,假设死者本国不愿自己支付费用以布置这类墓地的维护,墓地所在地的缔约一方得建议将死者尸体送还其本国。假设这项建议未被接受,缔约一方得在提出建议满五年后,并在向死者本国发出恰当通知后,采取其本国关于坟墓的法律所规则的布置。

四、本条所指的墓地所在地的缔约一方,仅应在下列条件下准予焚化尸体:

(一)遵照第二款第三项和第三款的规则,或

(二)假设焚化是超越一切的公共需求,包括医疗上和侦讯上的需求,而在这种情形下,缔约该方无论何时均应尊重尸体,并应将其焚化尸体的企图以及关于拟议的重新掩埋地点通知死者本国。

第三部 作战方法和手腕,战役员和战俘的位置

第一编 作战方法和手腕

第三十五条 基本准绳

一、在任何武装抵触中,抵触各方选择作战方法和手腕的权益,不是无限制的。

二、制止运用属于惹起过火伤害和不用要痛苦的性质的武器、投射体和物质及作战方法。

三、制止运用旨在或可能对自然环境惹起普遍、长期而严重损伤的作战方法或手腕。

第三十六条 新武器

在研讨、开展、取得或采用新的武器、作战手腕或方法时,缔约一方有义务判定,在某些或所有状况下,该新的武器、作战手腕或方法的运用能否为本议定书或适用于该缔约一方的任何其它国际法规则所制止。

第三十七条 对背信弃义行为的制止

一、制止诉诸背信弃义行为以杀死、伤害或俘获敌人。以背弃敌人的信任为目的而诱取敌人的信任,使敌人置信其有权享用或有义务给予适用于武装抵触的国际法规则所规则的维护的行为,应构成背信弃义行为。下列行为是背信弃义行为的事例:

(一)伪装有在休战旗下谈判或投诚的企图;

(二)伪装因伤或因病而无才干;

(三)伪装具有平民、非战役员的身份;和

(四)运用分别国或中立国度或其它非抵触各方的国度的记号、标志或制服而伪装享有被维护的位置。

二、战争诈术是不制止的。这种诈术是指旨在迷惑敌人或诱使敌人作出轻率行为,但不违犯任何适用于武装抵触的国际法规则,而且由于并不诱取敌人在该法所规则的维护方面的信任而不构成背信弃义行为的行为。下列是这种诈术的事例:运用伪装、假目的、假行动和假情报。

第三十八条 公认标志

一、不合理运用红十字、红新月或红狮与太阳的特殊标志或各条约或本议定书所规则的其它标志、记号或信号,是制止的。在武装抵触中故意滥用国际公认的维护标志、记号或信号,包括休战旗,以及文化财富的维护标志,也是制止的。

二、除经分别国核准外,运用分别国的特殊标志,是制止的。

第三十九条 国籍标志

一、在武装抵触中运用中立国度或其它非抵触各方的国度的旗帜、军用标志、徽章或制服,是制止的。

二、在从事攻击时,或为了掩护、便利、维护或障碍军事行动,而运用敌方的旗帜或军用标志、徽章或制服,是制止的。

三、本条或第三十七条第一款第四项的规则,不应影响适用于特务或在停止海上武装抵触中运用旗帜的现行的公认国际法规则。

第四十条 饶赦

制止下令杀无赦,制止以此要挟敌人,或在此基础上停止敌对行动。

第四十一条 对失去战役力的敌人的保证

一、被以为失去战役力或依照状况应被承以为失去战役力的人,不应成为攻击的对象。

二、下列的人是失去战役力的人:

(一)在敌方权利下的人;

(二)明示投诚企图的人;或

(三)因伤或病而失去知觉,或发作其它无才干的情形,因而不能自卫的人;但在上述任何情形下,均须不从事任何敌对行为,并不企图脱逃。

三、有权作为战俘享用维护的人,在不能按第三条约第三部第一编的规则撤离的十分的战役状况下落于敌方权利下时,应予释放,并应采取一切可能的预防措施保证其平安。

第四十二条 飞机上人员

一、从遇难飞机上跳伞降落的任何人,在其降落中,均不应成为攻击的对象。

二、从遇难飞机跳伞降落的人,在落在敌方所控制的领土的空中时,除显然表现其从事敌对行为外,在成为攻击的对象前,应有投诚的时机。

三、空运部队不受本条的维护。

第二编 战役员和战俘的位置

第四十三条 武装部队

一、抵触一方的武装部队是由一个为其部下的行为向该方担任的司令部统率下的有组织的武装部队、团体和单位组成,即使该方是以敌方所未供认的政府或当局为代表。该武装部队应受内部纪律制度的约束,该制度除其它外应强迫遵守适用于武装抵触的国际法规则。

二、抵触一方的武装部队人员(除第三条约第三十三条的规则所包括的医务人员和随军牧师外)是战役员,换言之,这类人员有权直接参与敌对行动。

三、无论何时,抵触一方假设将准军事机构或武装执法机构并入其武装部队内,应通知抵触其它各方。

第四十四条 战役员和战俘

一、第四十三条所规则的任何战役员,假设落于敌方权利下,均应成为战俘。

二、所有战役员必需遵守适用于武装抵触的国际法规则,但除第三款和第四款所规则外,对这些规则的违犯不应剥夺战役员作为战役员的权益,或者,假设落于敌方权利下,成为战俘的权益。

三、为了促进对平民居民的维护不受敌对行动的影响,战役员在从事攻击或攻击前军事准备行动时,应使自己与平民居民相区别。但是,由于认识到在武装抵触中有一些状况使武装战役员因敌对行动的性质而不能与平民居民相区别,因而该战役员应保管其作为战役员的身份,但在这种状况下,该战役员须:

(一)在每次军事上交火期间,和

(二)在从事其所参与的发起攻击前的部署时为敌人所看得见的期间;公开携带武器。契合本款央求的行为,不应视为第三十七条第一款第三项的意义内的背信弃义行为。

四、不契合第三款第二句所列的央求而落于敌方权利下的战役员,应失去其成为战俘的权益,但其所享用的维护应在各方面与第三条约和本议定书所给予战俘的维护相等。这项维护包括在这类人因其犯有任何罪行而受审讯和惩罚的情形下第三条约所给予战俘的同等维护。

五、未从事攻击或攻击前军事准备行动而落于敌方权利下的任何战役员,不应因其先前活动而失去其成为战役员和成为战俘的权益。

六、本条无妨害任何人依照第三条约第四条成为战俘的权益。

七、本条无意变动各国关于被派于抵触一方正轨并穿制服的武装单位的战役员衣着制服的公认惯例。

八、除第一条约和第二条约第十三条所载各类人外,本议定书所规则的抵触一方武装部队的所有人员,假设是伤者或病者,或在第二条约的情形下,是在海上或在其它水域内遇船难者,应有权享用这些条约所规则的维护。

第四十五条 对参与敌对行动的人的维护

一、参与敌对行动而落于敌方权利下的人,假设主张战俘的身份,或表现为有权享有这种身份,或其所依附的一方通知拘留国或维护国代其主张这种身份,应推定为战俘,因而应受第三条约的维护。假设关于任何这类人能否有权享有战俘身份的问题有任何疑心,这类人在主管法庭决议其身份以前,应继续享有这种身份,因而受第三条约的维护。

二、假设落于敌方权利下的人不被以为战俘,并由该方就敌对行动中所发作的罪行予以审讯,这样的人应有权在司法法庭上提出其享有战俘身份的权益主张,并央求对该问题予以判决。依据适用的程序,假设可能,应在审讯罪行前先停止这项判决。除在例外情形下为了国度平安利益而秘密停止诉讼程序外,维护国代表应有权列席判决该问题的诉讼程序。在秘密停止的情形下,拘留国应告知维护国。

三、参与敌对行动而无权享有战俘身份而且不能取得依照第四条约享用更优惠待遇的利益的任何人,无论何时,均应有权受本议定书第七十五条的维护。在被占领领土内,任何这类人,除被以为特务外,虽然有第四条约第五条的规则,也应享用该条约所规则的通讯的权益。

第四十六条 特务

一、虽然有各条约或本议定书的任何其它规则,在从事特务行为时落于敌方权利下的抵触一方武装部队的任何人员,不应享用战俘身份的权益,而得予以特务的待遇。

二、在敌方控制领土内为抵触一方搜集或企图搜集情报的该方武装部队人员,假设在其行事时衣着其武装部队的制服,即不应视为从事特务行为。

三、抵触一方武装部队的人员,假设是敌方占领领土的居民而在该领土内为其所依附的抵触一方搜集或企图搜集具有军事价值的情报,除其经过虚假行为或故意以秘密方式搜集或企图搜集情报外,即不应视为从事特务行为。而且,这类居民除在从事特务行为时被俘外,不应丧失其享有战俘身份的权益,并不得予以特务的待遇。

四、抵触一方武装部队人员,假设不是敌方占领领土的居民而在该领土内从事特务行为,除在重返其所属武装部队前被俘外,不应丧失其享有战俘身份的权益,并不得予以特务的待遇。

第四十七条 外国雇佣兵

一、外国雇佣兵不应享有作为战役员或成为战俘的权益。

二、外国雇佣兵是具有下列状况的任何人:

(一)在当地或外国特别征募以便在武装抵触中作战;

(二)事实上直接参与敌对行动;

(三)主要以取得私利的愿望为参与敌对行动的动机,并在事实上抵触一方许愿给予远超越对该方武装部队内具有相似等级和职责的战役员所许愿或付给的物质报偿;

(四)既不是抵触一方的国民,又不是抵触一方所控制的领土的居民;

(五)不是抵触一方武装部队的人员;而且

(六)不是非抵触一方的国度所派遣作为其武装部队人员执行官方职务的人。

第四部 平民居民

第一编 防止敌对行动影响的普通维护

第一章 基本规则和适用范围

第四十八条 基本规则

为了保证对平民居民和民用物体的尊重和维护,抵触各方无论何时均应在平民居民和战役员之间和在民用物体和军事目的之间加以区别,因而,抵触一方的军事行动仅应以军事目的为对象。

第四十九条 攻击的定义和适用范围

一、“攻击”是指不论在进攻或防御中对敌人的暴力行为。

二、本议定书关于攻击的规则,适用于不论在什么领土内的一切攻击,包括在属于抵触一方但在敌方控制领土内的攻击。

三、本段的规则,适用于可能影响平民居民、平民个人或民用物体的任何陆战、空战或海战。这些规则还适用于从海上或空中对陆地目的的任何攻击,但不影响适用于海上或空中武装抵触的国际法规则。

四、本段的规则是对第四条约、特别是该条约第二部以及对缔约各方有拘束力的其它国际协议关于人道主义维护的规则的补充,也是对有关维护平民和维护陆地上、海上及空中民用物体免受敌对行动影响的其它国际法规则的补充。

第二章 平民战争民居民

第五十条 平民战争民居民的定义

一、平民是指不属于第三条约第四条(子)款第一项、第二项、第三项和第六项及本议定书第四十三条所指各类人中任何一类的人。遇有对任何人能否平民的问题有疑心时,这样的人应视为平民。

二、平民居民包括所有作为平民的人。

三、在平民居民中存在有不属于平民的定义范围内的人,并不使该平民居民失去其平民的性质。

第五十一条 对平民居民的维护

一、平民居民战争民个人应享用免受军事行动所产生的风险的普通维护。为了完成这项维护,在任何状况下均应遵守对适用的其它国际法规则所附加的下列各项规则。

二、平民居民自身以及平民个人,不应成为攻击的对象。制止以在平民居民中散布恐惧为主要目的的暴力行为或暴力要挟。

三、平民除直接参与敌对行动并在直接参与敌对行动时外,应享用本编所给予的维护。

四、制止不分皂白的攻击。不分皂白的攻击是:

(一)不以特定军事目的为对象的攻击;

(二)运用不能以特定军事目的为对象的作战方法或手腕;或

(三)运用其效果不能依照本议定书的央求加以限制的作战方法或手腕;

而因而,在上述每个情形下,都是属于无区别地打击军事目的战争民或民用物体的性质的。

五、除其它外,下列各类攻击,也应视为不分皂白的攻击:

(一)运用任何将平民或民用物体集中的城镇、乡村或其它地域内许多分散而独立的军事目的视为单一的军事目的的方法或手腕停止轰击的攻击;和

(二)可能附带使平民生命受损失、平民受伤害、平民物体受损伤、或三种情形均有而且与预期的详细和直接军事利益相比损伤过火的攻击。

六、作为报仇对平民居民的攻击,是制止的。

七、平民居民或平民个人的存在或移动不应用于使某些地点或地域免于军事行动,特别是不应用以企图掩护军事目的不受攻击,或掩护、便利或障碍军事行动。抵触各方不应指使平民居民或平民个人移动,以便企图掩护军事目的不受攻击,或掩护军事行动。

八、对这些禁例的任何违犯,不应解除抵触各方关于平民居民战争民的法律义务,包括第五十七条所规则的采取预防措施的义务。

第三章 民用物体

第五十二条 对民用物体的普通维护

一、民用物体不应成为攻击或报仇的对象。民用物体是指所有不是第二款所规则的军事目的的物体。

二、攻击应严厉限于军事目的。就物体而言,军事目的只限于由于其性质、位置、目的或用途对军事行动有实践贡献,而且在当时状况下其全部或局部破坏、缴获或失去效果提供明白的军事利益的物体。

三、对通常用于民用目的的物体,如礼拜场所、房屋或其它住处或学校,能否用于对军事行动作出有效贡献的问题有疑心时,该物体应推定为未被这样应用。

第五十三条 对文物和礼拜场所的维护

在无妨害1954年5月14日关于发作武装抵触时维护文化财富的海牙条约和其它有关国际文件的规则的条件下,制止下列行为:

一、从事以构成各国人民文化或肉体遗产的历史留念物、艺术品或礼拜场所为对象的敌对行为;

二、应用这类物体以支持军事努力;

三、使这类物体成为报仇的对象。

第 五十四 条 对平民居民生存所不可缺少的物体的维护

一、作为作战方法使平民陷于饥饿,是制止的。

二、不论是什么动机,也不论是为了使平民饥饿,使其迁移、还是为了任何其它动机,基于使对平民居民生存所不可缺少的物体,如粮食、消费粮食的农业区、农作物、牲畜、饮水装置和饮水供应和灌溉工程,对平民居民失去供养价值的特定目的,而停止的攻击、破坏、移动或使其失去效果,都是制止的。

三、第二款所规则的禁例,不应适用于该款所包括但为敌方所用于下列目的的物体:

(一)仅充其武装部队人员的供养之用;

(二)假设不作为供养之用,则用以直接支持军事行动;但无论如何不应对这些物体采取行动,致使有可能使平民居民的食物或饮水缺乏,构成平民居民的饥饿,或迫其迁移。

四、这类物体不应成为报仇的对象。

五、由于供认抵触任何一方有捍卫其国度领土免遭入侵的严重央求,假设为迫切的军事必要所央求,抵触一方得在其所控制的本国领土内,不完整实行第二款所规则的禁例。

第 五十五 条 对自然环境的维护

一、在作战中,应留意维护自然环境不受普遍、长期和严重的损伤。这种维护包括制止运用旨在或可能对自然环境构成这种损伤从而妨害居民的安康和生存的作战方法或手腕。

二、作为报仇对自然环境的攻击,是制止的。

第 五十六 条 对含有风险力气的工程和装置的维护

一、含有风险力气的工程或装置,如堤坝和核发电站,即使这类物体是军事目的,也不应成为攻击的对象,假设这种攻击可能惹起风险力气的释放,从而在平民居民中构成严重的损失。其它在这类工程或装置的位置上或在其左近的军事目的,也不应成为攻击的对象,假设这种攻击可能惹起该工程或装置风险力气的释放,从而在平民居民中构成严重的损失。

二、在下列情形下,应中止第一款所规则的免受攻击的特别维护:

(一)关于堤坝,假设该堤坝是用于其通常作用以外的目的和用以使军事行动得到经常、重要和直接支持的,而且假设这种攻击是终止这种支持的独一可能的方法;

(二)关于核发电站,假设该核发电站是供应电力使军事行动得到经常、重要和直接支持的,而且假设这种攻击是终止这种支持的独一可能的方法;

(三)关于在这类工程或装置的位置上或在其左近的其它军事目的,假设该军事目的是用以使军事行动得到经常、重要和直接支持的,而且假设这种攻击是终止这种支持的独一可能的方法。

三、在一切情形下,平民居民战争民个人应有权享用国际法所给予的全部维护,包括第五十七条所规则的预防措施的维护。假设维护中止,并对第一款所载的任何工程、装置或军事目的停止攻击,则应采取一实在践可行的预防措施,以防止风险力气的释放。

四、使第一款所载的任何工程、装置或军事目的成为报仇的对象,是制止的。

五、抵触各方应努力防止将任何军事目的设在第一款所载的工程或装置的左近。但是,为了捍卫被维护工程或装置不受攻击的独一目的而树立的装置,是允许的,而且其自身不应成为攻击的对象,但除对受维护工程或装置的被攻击作出反响所需的防御行动外,这类装置应不用于敌对行动,而且其武装应限于仅能击退对受维护工程或装置的敌对行动的武器。

六、关于含有风险力气的物体,敦促缔约各方和抵触各方彼此另订协议,另外加以维护。

七、为了便利对本条所维护的物体的识别,抵触各方得用本议定书附件一第十六条所规则的同一轴在线一组三个鲜橙色圆形所构成的特殊记号标明。没有这种标志,并难免除抵触任何一方依据本条所承当的义务。

第四章 预防措施

第 五十七 条 攻击时预防措施

一、在停止军事行动时,应经常留意不损伤平民居民、平民和民用物体。

二、关于攻击,应采取下列预防措施:

(一)计划或决议攻击的人应:

1.尽可能查明将予攻击的目的既非平民也非民用物体,而且不受特殊维护,而是第五十二条的意义内的军事目的,并查明对该目的的攻击不是本议定书的规则所制止的;

2.在选择攻击手腕和方法时,采取一切可能的预防措施,以期防止,并无论如何,减少平民生命附带受损失、平民受伤害和民用物体受损伤;

3.不决议发起任何可能附带使平民生命受损失、平民受伤害、民用物体受损伤、或三种情形均有而且与预期的详细和直接军事利益相比损伤过火的攻击;

(二)假设发现目的不是军事目的或是受特殊维护的,或者发现攻击可能附带构成与预期的详细和直接军事利益相比为过火的平民生命受损失、平民受伤害、民用物体受损伤,或三种情形均有,该攻击应予取消或中止;

(三)除为状况所不容许外,应就可能影响平民居民的攻击发出有效的事前正告。

三、为了取得同样的军事利益有可能在几个军事目的之间停止选择时,选定的目的应是估量对平民生命和民用物体构成风险最小的目的。

四、在停止海上或空中军事行动时,抵触每一方应依照其依据适用于武装抵触的国际法规则所享用和承当的权益和义务,采取一切合理的预防措施,以防止平民生命受损失和民用物体受损伤。

五、本条的任何规则均不得解释为准许对平民居民、平民或民用物体停止任何攻击。

第 五十八 条 防止攻击影响的预防措施

抵触各方应在最大可能范围内:

一、在无妨害第四条约第四十九条的规则的条件下,努力将其控制下的平民居民、平民个人和民用物体迁离军事目的的左近中央;

二、防止将军事目的设在人口稠密区内或其左近;

三、采取其它必要的预防措施,维护在其控制下的平民居民、平民个人和民用物体不受军事行动所构成的危害。

第五章 受特殊维护的中央和地带

第五十九条 不设防中央

一、制止抵触各方以任何手腕攻击不设防中央。

二、抵触一方的恰当当局得将武装部队接触的地带左近或在其内的能够被敌方自在占领的任何居民寓居中央宣布为不设防中央。不设防中央应契合下列条件:

(一)所有战役员以及机动武器和机动军事设备必需曾经撤出;

(二)固定军事装置或设备应不用于敌对目的;

(三)当局或居民均不应从事任何敌对行为;而且

(四)不应从事支持军事行动的任何活动。

三、在该中央内有依据各条约和本议定书受特殊维护的人和为了维持法律和次序的独一目的而留下的警察部队的存在,是不违犯第二款所规则的条件的。

四、依据第二款作出的宣言应送致敌方,并应尽可能明白地规则和说明不设防中央的界线。接受宣言的抵触一方应标明收到宣言,并除在事实上与第二款所规则的条件不符外,应将该中央视为不设防中央,而在不契合条件的情形下,则应立刻将该情形通知作出宣言的一方。即使不契合第二款所规则的条件,该中央应继续享用本议定书的其它规则和适用于武装抵触的其它国际法规则的维护。

五、抵触各方得商定设立不设防中央,即使该中央不契合第二款所规则的条件。协议应尽可能明白地规则和说明不设防中央的界线;于必要时,协议得规则监视的方法。

六、控制这类协议所规则的中央的一方,应尽可能用与他方商定的记号将该中央标明,该记号应展现于明显可见的中央,特别是在其周围和界线上及公路上。

七、一个中央在其不再契合第二款所规则或第五款所指的协议所规则的条件时,失去其作为不设防中央的位置。在这种状况下,该中央应继续享用本议定书的其它规则和适用于武装抵触的其它国际法规则的维护。

第 六十 条 非军事化地带

一、抵触各方将其军事行动扩展到其依据协议授以非军事化地带位置的地带,而且假设这种扩展是违犯该协议的规则的,则这种扩展是制止的。

二、协议应是明示协议,得用口头或书面,直接或经过维护国或任何公正的人道主义组织订立,并得由相互而分歧的声明构成。协议得在平常以及在敌对行动开端后订立,并应尽可能明白地规则和说明非军事化地带的界线,并于必要时,规则监视的方法。

三、这类协议的对象,通常应是契合下列条件的任何地带:

(一)所有战役员以及机动武器和机动军事装备必需曾经撤出;

(二)固定军事装置或设备不应用于敌对目的;

(三)当局或居民均不应从事任何敌对行为;而且

(四)任何与军事努力有关的活动均应曾经中止;

抵触各方应商定对第四项所规则的条件的解释,并商定除第四款所载外被准予进入非军事化地带的人。

四、在该地带内有依据各条约和本议定书受特殊维护的人和为了维持法律和次序的独一目的而留下的警察部队的存在,是不违犯第三款所载的条件的。

五、控制该地带的一方,应尽可能用与他方商定的记号将该地带标明,该记号应展现于明显可见的中央,特别在其周围和界线上及公路上。

六、假设战役迫近非军事地带,而且假设抵触各方曾经达成协议,任何一方均不得为了有关军事行动的目的运用该地带或双方面取消该地带的位置。

七、假设抵触一方对第三款或第六款的规则作出实质的破坏,他方应解除其依据授予该地带非军事地带位置的协议所承当的义务。遇有这种情事,该地带丧失其位置,但应继续享用本议定书的其它规则和适用于武装抵触的其它国际法规则所规则的维护。

第六章 民 防

第 六十一 条 定义和范围

为了本议定书的目的:

一、“民防”是指旨在维护平民居民不受危害,和协助平民居民克制敌对行动或灾祸的直接影响,并提供平民居民生存所需的条件的某些或全部下列人道主义任务的执行。这些任务是:(一)发出警报;(二)分散;(三)避难所的管理;(四)灯火管制措施的管理;(五)救助;(六)医疗效劳,包括急救、和宗教援助;(七)救火;(八)风险地域的查明和标明;(九)肃清污染和相似维护措施;(十)提供紧急的住宿和用品;(十一)在灾区内恢复和维持次序的紧急支助;(十二)紧急修复不可缺少的公用事业;(十三)紧急处置死者;(十四)辅佐维护生存所必需的物体;(十五)为执行上述任务、包括但不限于计划和组织的补充活动;

二、“民防组织”是指抵触一方主管当局所组织或核准以执行第一款所载的任何任务并被

派于和专门用于执行这类任务的机构和其它单位;

三、民防组织的“人员”是指由抵触一方所派专门执行第一款所载任务的人,包括该方主管当局所派专门管理这类组织的人;

四、民防组织的“物资”是指这类组织用以执行第一款所载的任务的设备、用品和运输工具。

第 六十二 条 普通维护

一、除受本议定书规则的拘束,特别是受本部规则的拘束外,平民民防组织应受尊重和维护,除迫切的军事必要的情形外,这类组织应有权执行其民防任务。

二、第一款的规则也应适用于虽非平民民防组织人员但响应主管当局的呼吁而在其控制下执行民防任务的平民。

三、用于民防目的的建筑物和物资和为平民居民提供的避难所,包括于第五十二条的规则之内。用于民防目的的物体,除其所属的一方外,不得加以破坏或转移其合理用途。

第 六十三 条 被占领领土内民防工作

一、在被占领领土内,平民民防组织应从当局得到其执行任务所需的便利。在任何情形下,对这类组织的人员,不应迫使其执行对执行这些任务有干扰的活动。占领国不应以任何可能危害这类组织有效执行其任务的方式变动这些组织的结构或人员。对这些组织,不应央求其对占领国的国民或利益给予优先的位置。

二、占领国不应强迫、强迫或诱使平民民防组织以任何有害平民居民的利益的方式执行其任务。

三、占领国得基于平安理由解除民防人员的武装。

四、假设移作他用或加以征用将有害于平民居民,占领国不应将属于民防组织或为民防组织所用的建筑物或物资转移其合理用途或加以征用。

五、在继续遵守第四款的普通规则的条件下,占领国得征用这些建筑物或物资或将其移作他用,但须契合下列的特别条件:

(一)该建筑物或物资为平民居民的其它需求所需;而且

(二)仅在这种需求存在时继续征用或移作他用。

六、占领国不应将供平民居民运用或平民居民所需的避难所移作他用或加以征用。

第 六十四 条 中立国度或非抵触各方的国度的平民民防组织和国际谐和组织

一、第六十二条、第六十三条、第六十五条和第六十六条应适用于经抵触一方同意并在该方控制下在该方领土内执行第六十一条所载民防任务的中立国度或非抵触各方的国度的平民民防组织的人员和物资。这种援助应尽速通知任何有关敌方。在任何状况下,这种活动均不应视为对抵触的干预。但停止这种活动应恰当思索有关抵触各方的平安利益。

二、接受第一款所指的援助的抵触各方和给予援助的缔约各方,于适宜时,应便利这种民防活动的国际谐和工作。在这种情形下,有关国际组织是包括在本章的规则之内的。

三、在被占领领土内,占领国只需在其能依托自身人力物力或被占领领土的人力物力保证充沛执行民防任务的条件下,才得拒绝或限制中立国度或非抵触各方的国度的平民民防组织的活动。

第 六十五 条 维护的中止

一、平民民防组织、其人员、建筑物、避难所和物资有权享用的维护,除其从事或用以从事合理任务以外的害敌行为外,不应中止。但维护仅在发出并在适宜时定有合理时限的正告而对正告仍不置理后,才得中止。

二、下列行为不应视为害敌行为:

(一)在军事当局指导或控制下执行民防任务;

(二)平民民防人员在执行民防任务时与军事人员协作,或有一些军事人员隶属于平民民防组织;

(三)民防任务的执行可能附带地有利于军人受难者,特别是失去战役力的人。

三、平民民防人员为了维持次序或自卫的目的而携带个人轻武器,也不应视为害敌行为。但在陆地战役正在停止或可能停止的地域内,抵触各方应采取恰当措施,将这类武器限于手持枪支,如手枪或左轮手枪,以便有助于区别民防人员和战役员。民防人员虽在这些地域内携带其它个人轻武器,但一旦被认出为民防人员,应即受尊重和维护。四、依照军事编制树立民防组织,和强迫在民防组织中效劳,也不应剥夺这些组织依据本章所享用的维护。

第 六十六 条 识别

一、抵触每一方应努力保证,其民防组织、其民防组织的人员、建筑物和物资在专门用于执行民防任务时是能够识别的。向平民居民提供的避难所,也应当同样是能够识别的。

二、抵触每一方还应努力采取和实行一些方法和程序,使得有可能认出展现有民防的国际特殊记号的民用避难所以及民防人员、建筑物和物资。

三、在被占领领土内和在战役正在停止或可能停止的地域内,平民民防人员应当是用民防的国际特殊记号和证明其身份的身份证能够认出的。

四、民防的国际特殊记号,在用以维护民防组织、其人员、建筑物和物资和用于民用避难所时,是橙色底蓝色等边三角形。

五、除特殊记号外,抵触各方得商定运用为民防识别的目的的特殊信号。

六、第一款至第四款的规则的适用,受本议定书附件一第五章的拘束。

七、在平常,第四款所述的记号,经国内主管当局同意,得用于民防识别的目的。

八、缔约各方和抵触各方应采取必要措施,监视民防的特别记号的展现,并防止和取消该记号的任何滥用。

九、民防医务和宗教人员、医疗队和医务运输工具,也受第十八条的拘束。

第 六十七 条 被派到民防组织的武装部队人员和军事单位

一、被派到民防组织的武装部队人员和军事单位应受尊重和维护,但:

(一)这类人员和这类单位须永世被派于并专门用于执行第六十一条所载任务中任何任务;

(二)假设曾经这样指派,该人员须在抵触期间不执行任何其它军事职责;

(三)这类人员须显著地展现恰当地大些的民防的国际特殊记号,以便与武装部队其它人员有明显区别,并须持有本议定书附件一第五章所指的证明其身份的身份证;

(四)这类人员和这类单位须仅装备个人轻武器以维持次序或自卫。第六十五条第三款的规则也应适用于这种情形;

(五)这类人员须不直接参与敌对行为,并须在其民防任务以外不从事或不被应用以从事害敌行为;

(六)这类人员和这类单位须仅在其所属一方的领土内执行其民防任务。

受上述第一项和第二项所规则的条件的拘束的任何武装部队人员不遵守上述第五项所载的条件,是制止的。

二、在民防组织内效劳的军事人员,假设落入敌方权利下,应成为战俘。在被占领领土内,这类军事人员仅得在有需求的情形下,为了该领土平民居民的利益而用以执行民防任务,但假设该项工作有风险,则以该军事人员自愿执行为限。

三、被派于民防组织的军事单位的建筑物和主要设备和运输工具,应以民防的国际特殊记号明显标明。这项特殊记号,应尽可能恰当地大些。

四、永世被派于民防组织并专门担任民防任务的军事单位的物资和建筑物,假设落入敌方手中,应仍受战争法规的拘束。这些物资和建筑物,只需为执行民防任务所需,除在迫切的军事必要情形外,并除对平民居民的需求事前作出充沛准备的布置外,不得移作民防任务以外的用途。

第二编 对平民居民的救济

第 六十八 条 适用范围

本段的规则适用于本议定书所规则的平民居民,并且是第四条约第二十三条、第五十五条、第五十九条、第六十条、第六十一条和第六十二条及其它有关规则的补充。

第 六十九 条 被占领领土内基本需求

一、除第四条约第五十五条所规则关于食物和医疗用品的义务外,占领国应在其所具有的手腕的最大范围内,并在不加任何不利区别的条件下,还应保证向被占领领土的平民居民,提供其生存所需的衣服、被褥、住宿所和其它用品以及宗教礼拜所必需的物体。

二、为了被占领领土平民居民的利益而停止的救济行动,受第四条约第五十九条、第六十条、第六十一条、第六十二条、第一百零八条、第一百零九条、第一百一十条和第一百一十一条和本议定书第七十一条的拘束,并应立刻实行。

第 七十 条 救济行动

一、假设除被占领领土外为抵触一方所控制的任何领土的平民居民未充沛取得第六十九条所载的用品的供应,属于人道主义和公正性质并在不加任何不利区别的条件下停止的救济行动应予停止,但须受有关各方关于这种行动的协议的拘束。这种救济的提供,不应视为对武装抵触的干预,或视为不友好行为。在分配救济物资时,对依据第四条约或本议定书应受特权待遇或特殊维护的人,如儿童、孕妇、产妇或婴儿的母亲,应给以优先位置。

二、抵触各方和缔约每一方对依照本编提供的所有救济物资、设备和人员,应准许和便利其疾速和无障碍地经过,即使这种救助是以敌方平民居民为物件。

三、依照第二款准许救济物资、设备和人员经过的抵触各方和缔约每一方:

(一)应有权制定准许经过的技术布置,包括搜寻在内;

(二)得以在维护国的当地监视下停止这种救助的分配为准许的条件;

(三)除在紧急必要情形下为了有关平民居民的利益外,不应以任何方式将救济物资移作原来目的以外的用途,也不应延迟其发送。

四、抵触各方应维护救济物资,并便利其疾速分配。

五、抵触各方和有关的缔约每一方应鼓舞和便利对第一款所指的救济行动的有效国际谐和工作。

第 七十一 条 参与救济行动的人员

一、在必要时,救济人员得构成任何救济行动所提供的救助的一局部,特别是为了救济物资的运输和分配;这类人员的参与须经这类人员实行其职责所在地一方的同意。

二、这类人员应受尊重和维护。

三、接纳救济物资的每一方,应在实践可行的最大范围内,辅佐第一款所指的救济人员实行其救济任务。只需在迫切的军事必要的情形下,才干限制救济人员的活动,或暂时限制救济人员的移动。

四、在任何状况下,救济人员均不得超越本议定书所规则关于其任务的条件。特别是,救济人员应思索实行其职责所在地一方的平安央求。对不尊重这些条件的任何人员,得终止其任务。

第三编 对在抵触一方权利下的人的待遇

第一章 适用范围和对人和物体的维护

第 七十二 条 适用范围

本编的规则是第四条约,特别是该条约第一部和第三部关于对在抵触一方权利下的平民和民用物体的人道主义维护的规则以及适用于国际武装抵触时维护基自己权的其它国际法规则的补充。

第 七十三 条 难民和无国籍人

在敌对行动开端前依据有关各方所接受的有关国际文件或依据避难国或居留国国内法律视为无国籍人或难民的人,在任何状况下,均应是第四条约第一部和第三部的意义内的被维护人,而不加任何不利区别。

第七十四条 离散家庭的重聚

缔约各方和抵触各方应以一切可能方法,便利由于武装抵触而离散的家庭得以重聚,并应特别鼓舞依照各条约和本议定书的规则和遵守其各自的平安规章从事这项任务的人道主义组织停止工作。

第七十五条 基本保证

一、在抵触一方权利下而不享用各条约和本议定书所规则的更优惠待遇的利益的人,在其受本议定书第一条所指的场所的影响范围内,在任何状况下,均应受人道的待遇,并至少应享用本条所规则的维护,而不得以种族、肤色、性别、言语、宗教或信仰、政治或其它意见、民族或社会出身、财富、出生或其它身份或任何其它相似规范为依据而加以不利区别。每一方均应尊重所有这类人的人身、荣誉、信念和宗教仪式。

二、下列行为,在任何时分和任何中央,也不论是平民或军人的行为,均应制止:

(一)对人的生命、安康或身体上或肉体上幸福的暴行,特别是:

1.谋杀;

2.各种身体上或肉体的酷刑;

3.体刑;和

4.残伤肢体。

(二)对人身威严的侵犯,特别是欺侮性和降低身份的待遇,强迫卖淫和任何方式的非礼侵犯;

(三)拘留人质;

(四)集体惩罚;

(五)以任何上述行为相要挟。

三、任何因有关武装抵触的行动被拘捕、拘留或拘禁的人,应立刻以其所理解的言语被告知采取这些措施的理由。除因刑事罪行而被拘捕或拘留的情形外,这类人应尽速予以释放,而无论如何,一旦拘捕、拘留或拘禁所依据的状况不复存在,应即予释放。

四、对犯有与武装抵触有关的刑事罪行的人,除公正和正常组成的法院依照包括下列各项在内的公认的正常司法诉讼程序准绳判定有罪外,不得判刑和处分:

(一)诉讼程序应规则使被告立刻被告知被控立功的细节,并应使被告在审讯前和审讯期间享有一切必要的辩护权益和手腕;

(二)任何人除以个人刑事义务为依据外均不应对其判罪;

(三)任何人,假设其行为或不作为依据其行为或不作为时对其适用的国内法或国际法不构成刑事罪行,不应对其停止控诉或判罪;也不应处以较其犯刑事罪行时可判处的刑罚为重的刑罚;假设在立功后,法律规则较轻的刑罚,立功人应享用该规则的利益;

(四)任何被控立功的人,在依照法律证明其有罪前,均推定为无罪;

(五)任何被控立功的人,均应享有受审时在场的权益;

(六)任何人均不应被迫证明自己有罪或招认立功;

(七)任何被控立功的人均应有权讯问或央求讯问被告方面的证人,并在与被告方面证人的同样条件下取得被告方面证人的出庭和被讯问;

(八)任何人均不应因先前依据同样法律和司法程序已宣布无罪或已定罪的结局判决所触及的罪名而为同一方所追诉或惩罚;

(九)任何人因立功而被追诉,均应有取得公开宣判的权益;和

(十)被定罪的人应在定罪时被告知其司法和其它救济方法以及应用这些救济方法的时限。

五、基于有关武装抵触的缘由而自在受限制的妇女,其住处应与男人的住处分开。这类妇女应由妇女直接监视。但在同一家庭的人被拘留或拘禁的情形下,假设可能,应按家庭单位予以布置,安排在同一中央。

六、基于有关武装抵触的缘由而被拘捕、拘留或拘禁的人,在其最后释放、遣返或安排前,即使在武装抵触完毕后,也应享用本条所规则的维护。

七、为了防止关于对被控犯有战争罪或违害人类罪的人的追诉和审讯有任何疑心,下列各项准绳应予适用:

(一)被控犯有这类罪行的人,应依照适用的国际法规则提交追诉和审讯;

(二)对不享用各条约或本议定书所规则的更优惠待遇的利益的人,应给予本条所规则的待遇,不论其被控的罪行能否构成严重破坏各条约或本议定书的行为。

八、本条的任何规则,均不得解释为限制或阻碍依据任何适用的国际法规则对第一款所规则的人给予更大维护的任何其它更优惠的规则。

第二章 有利于妇女和儿童的措施

第 七十六 条 对妇女的维护

一、妇女应是特别尊重的对象,并应受维护,特别是防止强奸、强迫卖淫和任何其它方式的非礼侵犯。

二、基于有关武装抵触的缘由而被拘捕、拘留或拘禁的孕妇或抚育儿童的母亲的案情应得到最优先的思索。

三、抵触各方应在最大可能范围内努力防止对孕妇或抚育儿童的母亲因有关武装抵触的罪行而宣判死刑。对这类妇女,不应执行因该罪行而宣判的死刑。

第 七十七 条 对儿童的维护

一、儿童应是特别尊重的对象,并应受维护,以防止任何方式的非礼侵犯。抵触各方应向儿童提供其年龄或任何其它缘由所需的照顾和援助。

二、抵触各方应采取一切可能措施,使十五岁以下的儿童不直接参与敌对行动,特别是不应征募其参与武装部队。抵触各方在征募十五岁以上但不满十八岁的人时,应尽力给予年岁最高的人以优先的思索。

三、假设在例外情形下,虽然有第二款的规则,而十五岁以下的儿童直接参与敌对行动,并落于敌方权利下,这类儿童不论能否战俘,均应继续享用本条所给予的维护的利益。

四、假设基于有关武装抵触的缘由而被拘捕、拘留或拘禁,除依照第七十五条第五款的规则按家庭单位布置住处外,儿童的住处应与成人住处分开。

五、关于立功时不满十八岁的人,不应执行因有关武装抵触的罪行而宣判的死刑。

第 七十八 条 儿童的撤离

一、除基于儿童安康或医疗的急切缘由而需求暂时撤离或被占领领土以外的儿童的平安需求暂时撤离外,抵触任何一方不应布置将其本国国民以外的儿童撤往外国。假设能够找到父母或合法监护人,撤离须得父母或合法监护人的书面同意。假设不能找到这类人,撤离则须得到依据法律或习气对儿童负主要照顾义务的人的同意。任何这种撤离应由维护国在与有关各方,即布置撤离的一方,接受儿童的一方及国民被撤离的各方协议下予以监视。在所有情形下,抵触所有各方应采取一切可能的预防措施,以防止撤离受危害。

二、在依照第一款发作撤离的任何时分,均应以最大可能的连续性向每个儿童提供教育,包括其父母所希望的宗教和道德教育。

三、为了便利依照本条撤离的儿童返回其家庭和国度的目的,布置撤离的一方的当局,并于适宜时,接受国的当局,应为每个儿童立一卡片,贴有照片,寄给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中央查访局。在任何可能时并在其不发作使儿童受害的风险的任何时分,每张卡片均应记载下列各项情报:

(一)儿童的姓;

(二)儿童名字;

(三)儿童性别;

(四)出生地点和日期(如日期不明,填写大约年龄);

(五)父亲姓名;

(六)母亲姓名和婚前姓名;

(七)儿童近亲;

(八)儿童国籍;

(九)儿童本国言语以及其所讲的任何其它言语;

(十)儿童家庭地址;

(十一)儿童的任何识别号码;

(十二)儿童安康状况;

(十三)儿童血型;

(十四)任何显著特征;

(十五)找到儿童的日期和地点;

(十六)儿童分开其国度的日期和地点;

(十七)儿童宗教,假设有的话;

(十八)儿童目前在接受国的地址;

(十九)假设儿童在返回前死亡,死亡地点和状况以及掩埋地点。

第三章 新闻记者

第 七十九 条 对新闻记者的维护措施

一、在武装抵触地域担任风险的职业任务的新闻记者,应视为第五十条第一款的意义内的平民。

二、这类新闻记者应依此享用各条约和本议定书所规则的维护,但以其不采取任何对其作为平民的身份有不利影响的行动为限,而且不阻碍派驻武装部队的战地记者取得第三条约第四条(子)款第四项所规则的身份的权益。

三、这类新闻记者得领取与本议定书附件二的示范证件相相似的身份证。该证件应由该新闻记者作为国民所属国度或该新闻记者居留地国度或雇用该新闻记者的新闻宣传工具所在地国度的政府发给,证明其新闻记者的身份。

第五部 各条约和本议定书的执行

第一编 总 则

第 八十 条 执行措施

一、缔约各方和抵触各方应立刻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以实行其依据各条约和本议定书的义务。

二、缔约各方和抵触各方应发出命令和指示,保证各条约和本议定书被遵守,并应监视其执行。

第八十一条 红十字会和其它人道主义组织的活动

一、抵触各方应在其权利内给予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一切便利,使该委员会有可能执行各条约和本议定书所赋予的人道主义职务,以便保证对抵触受难者的维护和援助;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还得停止任何有利于这类受难者的其它人道主义活动,但须得有关抵触各方的同意。

二、抵触各方应给予各自的红十字会(红新月会、红狮与太阳会),以依照各条约和本议定书的规则和国际红十字大会所制定的红十字基本准绳停止其有利于武装抵触受难者的人道主义活动所需的便利。

三、缔约各方和抵触各方应以一切可能方式,便利红十字会(红新月会、红狮与太阳会)组织和红十字会协会依照各条约和本议定书的规则和国际红十字大会所制定的红十字基本准绳所给予抵触受难者的援助。

四、缔约各方和抵触各方应尽一切可能,使各条约和本议定书所指的经抵触各方正式核准并依照各条约和本议定书的规则停止人道主义活动的其它人道主义组织取得第二款和第三款所规则的相似便利。

第 八十二 条 武装部队中法律顾问

缔约各方无论何时,以及抵触各方在武装抵触时,应保证于必要时有法律顾问,对各条约和本议定书的适用以及就此问题发给武装部队的恰当指示,向相当等级的军事司令官提供意见。

第 八十三 条 传 播

一、缔约各方承诺,在平常及在武装抵触时,尽可能普遍地在各自国度内传播各条约和本议定书,特别是将各条约和本议定书的学习包括在其军事教育计划内,并鼓舞平民居民对各条约和本议定书停止学习,以便这些档为武装部队战争民居民所周知。

二、在武装抵触时担任适用各条约和本议定书的任何军事或民政当局,应充沛熟习各条约和本议定书的本文。

第 八十四 条 适用规则

缔约各方应经过保管者,并于恰当时经过各维护国,尽速彼此通知本议定书的正式译文以及为了保证其适用而经过的法律规章。

第二编 破坏各条约和本议定书的行为的取消

第 八十五 条 破坏本议定书的行为的取消

一、各条约关于取消破约行为和严重破约行为的规则,经本编加以补充,应适用于破坏和严重破坏本议定书的行为的取消。

二、各条约所述的作为严重破约行为的行为,假设是对本议定书第四十四条、第四十五条和第七十三条所维护的在敌方权利下的人,或对受本议定书维护的敌方伤者、病者和遇船难者,或对在敌方控制下并受本议定书维护的医务或宗教人员、医疗队或医务运输工具作出的行为,即是严重破坏本议定书的行为。

三、除第十一条所规则的严重破约行为外,下列行为在违犯本议定书有关规则而故意作出,并构成死亡或对身体安康的严重伤害时,应视为严重破坏本议定书的行为:

(一)使平民居民或平民个人成为攻击的对象;

(二)知悉攻击将构成第五十七条第二款第一项第3目所规则的过火的平民生命损失、平民伤害或民用物体损伤,却发起使平民居民或民用物体受影响的不分皂白的攻击;

(三)知悉攻击将构成第五十七条第二款第一项第3目所规则的过火的平民生命损失、平民伤害或民用物体损伤,却发起对含有风险力气的工程或装置的攻击;

(四)使不设防中央和非军事化地带成为攻击的对象;

(五)知悉为失去战役力的人而使其成为攻击的对象;

(六)违犯第三十七条的规则背信弃义地运用红十字、红新月或红狮与太阳的特殊标志或各条约或本议定书所供认的其它维护记号。

四、除上述各款和各条约所规则的严重破约行为外,下列行为于故意并违犯各条约和本议定书作出时,应视为严重破坏本议定书的行为:

(一)占领国违犯第四条约第四十九条的规则,将其本国平民居民的一局部迁往其所占领的领土,或将被占领领土的全部或部队居民驱逐或移送到被占领领土内的中央或将其驱逐或移送到被占领领土以外;

(二)对遣返战俘或平民的无理延迟;

(三)以种族岐视为依据侵犯人身威严的种族隔离和其它不人道和欺侮性方法;

(四)假设没有证据证明敌方违犯第五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则,并在历史留念物、艺术品和礼拜场所不紧靠军事目的的情形下,使特别布置,例如在主管国际组织范围内的布置所维护的,构成各国人民文化或肉体遗产的公认历史留念物、艺术品或礼拜场所成为攻击的对象,其结果使该历史留念物、艺术品或礼拜场所遭到普遍的破坏;

(五)剥夺各条约所维护或本条第二款所指的人受公正和正轨审讯的权益。

五、在不阻碍各条约和本议定书的适用的条件下,对这些档的严重破坏行为,应视为战争罪。

第 八十六 条 不作为

一、缔约各方和抵触各方应取消有作为义务而不作为所惹起的严重破坏各条约或本议定书的行为,并采取必要措施遏止有作为义务而不作为所惹起的任何其它破坏各条约或本议定书的行为。

二、部下破坏各条约或本议定书的事实,并不使其上级免除依照情形所应负的刑事或纪律义务,假设上级知悉或有情报使其能对当时状况作出结论,其部下是正在从事或将要从事这种破约行为,而且假设上级不在其权利内采取一切可能的防止或取消该破约行为的措施。

第 八十七 条 司令官的职责

一、缔约各方和抵触各方应央求军事司令官,防止在其统率下的武装部队人员和在其控制下的其它人破坏各条约和本议定书的行为,于必要时遏止这种行为并向主管当局报告。

二、为了防止和遏止破约行为,缔约各方和抵触各方应央求司令官,依照其担任位置,保证在其统率下的武装部队人员理解其依据各条约和本议定书所应负的义务。

三、缔约各方和抵触各方应央求任何司令官,在理解其部下或在其控制下的其它人将从事或曾经从事破坏各条约或本议定书的行为时,采取防止违犯各条约或本议定书的必要步骤,并于恰当时对各条约或本议定书的违犯者采取纪律或刑事行动。

第 八十八 条 刑事事项上互助

一、缔约各方应在对严重破坏各条约或本议定书的行为提出刑事诉讼方面,彼此提供最大限度的辅佐。

二、除受各条约和本议定书第八十五条第一款所肯定的权益和义务的拘束外,并在状况容许下,缔约各方应在引渡事项上协作。缔约各方应对被控罪行发作地国度的央求给予恰当的思索。

三、在一切场所下均应适用被央求引渡的缔约一方的法律。但上述各款规则不应影响任何其它对刑事事项上互助的全部或局部问题加以规则或将加以规则的属于双边或多边性质的条约的规则所产生的义务。

第 八十九 条 合 作

在严重违犯本条约或本议定书的情形下,缔约各方承诺在与分别国协作下依照分别国宪章采取共同或双方行动。

第 九十 条 国际实况调查委员会

一、(一)应设立一个国际实况调查委员会(以下简称“调委会”),由十五名道德高尚和公认公正的委员组成;

(二)当缔约各方二十个以上曾经依照第二款同意接受调委会的职权时,保管者应于该时及其后每隔五年召开缔约各该方代表会议,以选举调委会委员。在会议上,代表应停止无记名投票,从缔约每一方提名一人的名单中选出调委会委员;

(三)调委会委员应以个人资历效劳,并任职至下一次会议选出新委员为止;

(四)选举时,缔约各方应保证选入调委会的人选均具备所央求的资历,并保证整个调委会实行公平的地域代表制;

(五)遇有缺位时,应由调委会自身推选补缺,而恰当思索上述各项的规则;

(六)保管者应向调委会提供执行其职务所需的行政便利。

二、(一)缔约各方得在签字、批准或参与本议定书时声明,在对接受同样义务的任何缔约他方的关系上,当然供认调委会有本条所授权的调查他方提出的主张的职权,而无须订立特别协议;

(二)上述声明应交存保管者,由保管者将声明副本分送缔约各方;

(三)调委会应具有下列职权:

1.对被控为从事严重破坏各条约或本议定书规则的行为或其它严重违犯各条约或本议定书的行为的任何事实停止调查;

2.经过调委会的调停,促使恢复对各条约和本议定书的尊重的态度;(四)在其它场所下,调委会仅应在有关他方同意下,停止抵触一方所央求的调查;

(五)在本款上述规则的拘束下,第一条约第五十二条、第二条约第五十三条、第三条约第一百三十二条和第四条约第一百四十九条的规则,应继续适用于任何被控为违犯各条约的行为,并应扩展适用于任何被控为违犯本议定书的行为。

三、(一)除有关各方另有协议外,所有调查应由调查庭停止,调查庭由按下列方式指派的委员七名组成:

1.由调委会在与抵触各方商量后在公平地域代表制基础上指派非抵触任何一方国民的委员五名;

2.分别由每一方指派的非抵触任何一方国民的特设委员两名;

(二)在收到调查央求时,调委会主席应规则设立调查庭的恰当时限。假设在该期限内未指派特设委员,主席应立刻依据需求另派委员会委员,以补足调查庭的成员。

四、(一)依据第三款设立的从事调查的调查庭,应请抵触各方辅佐,并提供证据,调查庭还得设法取得其以为恰当的其它证据,并就地对状况停止调查;

(二)所有证据应完整向各方公开,而各方应有权向调委会提出对证据的评论;

(三)每一方均应有权对证据提出异议。

五、(一)调委会应向各方提出调查庭关于事实调查的报告及其以为恰当的建议;

(二)假设调查庭不能取得充沛证据,对事实作出公正的调查结论,调委会应说明其不能作出的理由;

(三)除经抵触各方向调委会央求外,调委会不应公开提出其调查结果的报告。

六、调委会应自行制定其规则,包括关于调委会主席职位及调查庭庭长职位的规则。这项规则应保证调委会主席的职务无论何时均得行使,并在停止调查时由非抵触一方国民的委员行使。

七、调委会的行政开支由依据第二款作出声明的缔约各方的捐助和自愿的捐助支付。央求调查的抵触一方或几方应预付调查庭开支所需的款项,并应由被控一方或几方偿付调查庭百分之五十以内的费用。假设在调查庭上有反控诉的情形,则每方均应预付百分之五十的必需款项。

第 九十一 条 责 任

违犯各条约或本议定书规则的抵触一方,按状况所需,应负补偿的义务。该方应对组成其武装部队的人员所从事的一切行为担任。

第六部 最后规则

第 九十二 条 签 字

本议定书应于最后档签字后六个月开放于各条约缔约各方签字,并在十二个月的期限内仍开放听由签字。

第 九十三 条 批 准

本议定书应尽速批准。批准书应交存各条约保管者瑞士联邦委员会。

第 九十四 条 加 入

本议定书应开放听由未签字于各条约的任何一方参与。参与书应交存保管者。

第 九十五 条 生 效

一、本议定书应于两份批准书或参与书交存后六个月发作效能。

二、关于嗣后批准或参与本议定书的各条约缔约每一方,本议定书应于该方交存其批准书或参与书后六个月发作效能。

第 九十六 条 本议定书生效时条约关系

一、当各条约缔约各方也是本议定书缔约各方时,经本议定书补充的各条约应予适用。

二、当抵触一方不受本议定书的拘束时,本议定书缔约各方在其相互关系上应仍受本议定书的拘束。而且,假设不受本议定书拘束的缔约一方接受和适用本议定书的规则,本议定书缔约各方在其对该方的关系上均受本议定书的拘束。

三、代表对缔约一方从事第一条第四款所指类型的武装抵触的人民的当局,得经过向保管者送致双方面声明的方法,承诺对该抵触适用各条约和本议定书。在保管者收到该声明时,该声明对该抵触具有下列效果:

(一)各条约和本议定书对作为抵触一方的应当局立刻发作效能;

(二)应当局承当各条约和本议定书缔约一方所承当的同样权益和义务;

(三)各条约和本议定书对抵触各方具有同等的拘束力。

第 九十七 条 修 正

一、缔约任何一方均得对本议定书提出修正案。任何已提出的修正案的文本应送交保管者,保管者应在与缔约各方和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商量后,决议应否召开会议,以审议已提出的修正案。

二、保管者应约请缔约各方以及各条约缔约各方,不论能否本议定书的签字国,参与这项会议。

第 九十八 条 附件一的修订

一、不迟于本议定书生效后四年,并在其后每次至少距离四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应就本议定书附件一与缔约各方停止商量,并得在其以为必要时,建议召开检查附件一的技术专家会议,并对附件一提出其以为适宜的修正案。除在向缔约各方发出召开这项会议的建议六个月内有缔约各方三分之一表示反对外,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应召开会议,并约请恰当国际组织派遣观察员参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缔约各方三分之一央求下也应随时召开这项会议。

二、假设在技术专家会议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或缔约各方三分之一央求召开会议,保管者应召开缔约各方和各条约缔约各方会议,以审议技术专家会议提出的修正案。

三、在该会议上,附件一的修正案得由列席并投票的缔约各方三分之二经过。

四、保管者应将已经过的任何修正案送交缔约各方和各条约缔约各方。修正案在送交后满一年时应视为已被接受,除非在该期限内缔约各方的三分之二以上发出不接受该修正案的声明。

五、依照第四款视为已被接受的修正案,应在依照该款发出不接受声明以外的缔约所有各方接受后三个月发作效能。任何发出不接受声明的一方得随时撤回该声明,修正案应在撤回后三个月对该方发作效能。

六、保管者应将任何修正案的发作效能、受该修正案拘束的各方、该修正案对每一方发作效能的日期、依照第四款发出的不接受声明和该声明的撤回,通知缔约各方和各条约缔约各方。

第 九十九 条 退 约

一、假设缔约一方退出本议定书,退约应仅在收到退约书后一年发作效能。但假设在一年期满时,退约该方卷入第一条所指的各种场所中一种场所,退约在武装抵触或占领完毕前不应发作效能,并无论如何在与受各条约维护的人最后释放、遣返或安排有关的行动终止以前不应发作效能。

二、退约应以书面通知保管者,并由保管者告知缔约各方。

三、退约仅对退约一方有效。

四、依据第一款的任何退约,不应影响退约该方由于武装抵触而对退约生效前作出的任何行为所承当的义务。

第 一○○ 条 通 知

保管者应将下列各项通知缔约各方以及各条约缔约各方,不论其能否本议定书的签字国:

一、在本议定书上的签定和依据第九十三条和第九十四条的批准书和参与书的交存;

二、依据第九十五条的本议定书的生效日期;

三、依据第八十四条、第九十条和第九十七条收到的通知和声明;

四、依据第九十六条第三款收到的声明,该声明应以最疾速的方法分送;

五、依据第九十九条的退约。

第 一○一 条 登 记

一、本议定书在生效后,应依照分别国宪章第一百零二条,由保管者送交分别国秘书处注销发布。

二、保管者还应将其收到的关于本议定书的所有批准、参与和退约,通知分别国秘书处。

第 一○二 条 作准文本

本议定书原本,其阿拉伯文、中文、英文、法文、俄文和西班牙文各本同样作准,应交存保管者,保管者应将其经认证无误的副本分送各条约缔约各方。

附件一 识 别 章 程

第一章 身 份 证

第一条 常任平民医务和宗教人员的身份证

一、议定书第十八条第三款所指的常任医务和宗教人员的身份证应:

(一)具有特殊标志,其大小便于携带于口袋内;

(二)尽可能耐用:

(三)用本国或正式文字书写(或另加他种文字书写);

(四)载明持用者姓名、出华诞期(假设无出华诞期,载明发证年龄),以及假设有身份识别号码,载明其身份识别号码;

(五)说明持用者享用各条约和议定书的维护的资历;

(六)贴有持用者的照片,并附有其签字;

(七)盖有主管当局听印章,并附有其签字;

(八)载明身份证颁发的日期和到期日期。

二、身份证在缔约每一方的全部领土内应格式划一,而且抵触各方应尽可能运用同一样式的身份证。抵触各方得参照图1所示的单一文字的示范证件。在敌对行动开端前,抵触各方假设所用的示范身份证与图1所示的不同,应彼此寄送该示范身份证的样本。假设可能,身份证制成两份,一份由颁发当局保管,并由应当局对其所颁发的身份证加以控制。

三、在任何状况下,均不得剥夺常任平民医务和宗教人员的身份证。这类人员假设丧失身份证,应有权补领一份复件。

第二条 暂时平民医务和宗教人员的身份证

一、暂时平民医务和宗教人员的身份证,应尽可能与本章程第一条所规则的相相似。抵触各方得参照图1所示的示范证件。

二、当状况致使不能向暂时平民医务和宗教人员提供与本章程第一条所规则的相相似的身份证时,得向这类人员提供主管当局签字的证件,证明拥有证件的人被派担任暂时人员的职责,并于可能时,说明派任的期限和这类人员佩带特殊标志的权益。该证件应载明持用者的姓名和出华诞期(假设出华诞期不详,应载明颁发证件时年龄)、职务,以及假设有身份识别号码,载明其身份识别号码。该证件应附有持用者的签名或指纹,或两者俱备。

正面 反面

图1 示范身份证,十字为红十字

(尺寸:74毫米×105毫米)

第二章 特殊标志

第三条 外形和性质

一、特殊标志(白底红色)应依照状况恰当地大些。关于十字、新月与狮与太阳的外形,缔约各方得以图2所示范标志为准。

二、在夜间或在能见度削弱时,记号得加照明或使其发光,记号还得用技术的探测方法能使其被识别的资料制成。

图2 白底红色的特殊标志

第四条 使 用

一、特殊标志应尽可能展现于平面上或在从尽可能多的方向和尽可能远的距离都能见及的旗帜上。

二、除受主管当局指示的拘束外,在战区执行任务的医务和宗教人员,应尽可能穿戴具有特殊标志的帽盔和衣服。

第三章 特殊标志

第五条 外形和性质

一、除受本章程第六条的规则的拘束外,本章所规则和专供医疗队和医务运输工具运用的信号,不应用于任何其它目的。本章所指的所有信号可恣意选用。

二、由于没有时间或因其具有的特征而不能用特殊标志标明的暂时医务飞机,得运用本章所核准的特殊信号。但,运用目视信号,不论是特殊标志或是第六条所规则的光信号,或两者俱用,并补充以本章程第七条和第八条所指的其它信号,是使医务飞机得到有效的识别和认识的最好方法。

第六条 光 信 号

一、蓝色闪光的光信号是供医务飞机运用以标明其为医务飞机的信号。任何其它飞机均不得运用这种信号。所建议的蓝色是用下列三边作为三色坐标而得出的:

绿色 Y=0.065 + 0.805

白边 Y=0.400 – X

紫边 X=0.133-.600Y

所建议的蓝色闪光率是每分钟闪光六十下到一百下。

二、医务飞机应具备有使光信号从尽可能多的方向都能见及所需的光。

三、在抵触各方没有订立特别协议将蓝色闪光保管用于识别医务车辆和船艇的情形下,不制止其它车辆或船舶运用这种信号。

第七条 无线电信号

一、无线电信号应是国际电信联盟的世界无线电行政会议所指定和核准的特殊优先信号开端的无线电话或无线电报信息。这种信息应在有关医务运输工具的呼号发出前广播三次。这种信息应于恰当的距离时间内用第三款所规则的频率以英语广播。优先信号应专门限于医疗队和医务运输工具运用。

二、第一款所载的以特殊优先信号开端的无线电信息应传送下列数据:

(一) 医务运输工具的呼号;

(二) 医务运输工具的位置;

(三) 医务运输工具的数量和类型;

(四) 拟定的道路;

(五) 于适宜时,估量的在途中的时间以及动身和抵达的时间;

(六) 任何其它状况,如飞行高度、受维护的无线电频率、言语和二级监视雷达波模和电码。

三、为了便利第一款和第二款所指的通讯以及议定书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第三十条和第三十一条所指的通讯,缔约各方、抵触各方或抵触一方得依照国际电信条约所附的无线电章程内的频率分配表,共同或单独指定和发布其所选定供这类通讯运用的本国频率。这些频率应依照世界无线电行政会议核准的程序通知国际电信联盟。

第八条 无线电信号

一、经随时修正的1944年12月7日芝加哥国际民用航空条约附件十二所规则的二级监视雷达系统,得用于识别和跟踪医务飞机的航向。保管专用于医务飞机的二级监视雷达的波模和电码,应由缔约各方、抵触各方或抵触一方依照国际民用航空组织所建议的程序共同或单独肯定。

二、抵触各方得订立特别协议,为识别医务车辆和医务舰船艇而肯定相似的电子系统,以供运用。

第四章 通 讯

第九条 无线电讯

在应用依据议定书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第三十条和第三十一条所停止的程序时,本章程第七条所规则的优先信号得在医疗队和医务运输工具发出恰当的无线电讯之前发出。

第十条 国际电码的运用

医疗队医务运输工具还得运用国际电信联盟、国际民用航空组织和政府间海事协商组织所定的电码和信号。这类电码和信号应依照上述各组织所肯定的规范、做法和程序运用。

第十一条 其它通讯方法

在不可能有双向无线电讯时,得运用政府间海事协商组织所经过的信号谱或经随时修正的1944年12月7日芝加哥国际民用航空条约的恰当附件所规则的信号。

第十二条 飞行计划

本议定书第二十九条所规则的擅长飞行计划的协议和通知,应尽可能依照国际民用航空组织的程序制定。

第十三条 对医务飞机停止拦截的信号和程序

假设运用停止拦截的飞机,以查明飞行中的医务飞机能否医务飞机,或依照本议定书第三十条和第三十一条央求其降落,拦截飞机和医务飞机均应服从经随时修正的1944年12月7日芝加哥国际民用航空条约附件二所规则的规范的目视的和无线电的拦截程序。

第五章 民 防

第十四条 身 份 证

一、本议定书第六十六条第三款所规则的民防人员的身份证,受本章程第一条有关规则的支配。

二、民防人员的身份证得仿照图3所示范证件。

三、假设准许民防人员携带个人轻武器,上述身份证上应予载明。

正面 反面

图3 民防人员示范身份证,上面的记号是橙色底蓝色三角形(尺寸:74毫米×105毫米)

第十五条 国际特殊记号

一、本议定书第六十六条第四款所规则的民防人员的国际特殊记号是橙色底蓝色等边三角形。示范记号见图4。

二、兹建议:

(一)假设蓝色三角形镐镶在旗帜或臂章或外衣上,三角形底用橙色旗帜或臂章或外衣;

(二)三角形的一个垂直向上;

(三)三角形的任何一角都不触及橙色底的边沿。

三、国际特殊记号应依照状况恰当地大些。特殊记号应尽图4 .橙色底蓝色三角形 可能展往常平面上或在从尽可能多的方向和尽可能远的距离都能见及的旗帜上。除受主管当局指示的拘束外,民防人员应尽可能戴穿具有国际特殊记号的帽盔和衣服。在夜间或在能见度削弱时,记号得加照明或使其发光;记号还得用技术的探测方法所使其被认出的资料制成。

第六章 含有风险力气的工程和装置

第十六条 国际特别记号

一、含有风险力气的工程和装置的国际特别记号,按议定书第五十六条第七款所规则的应是依照下列图5所示的在同一轴在线一组三个同样大小的鲜橙色圆形,每个圆形之间的距离为一个半径。

二、记号应依照状况恰当地大些。假设展往常宽广外表上,记号得依照状况恰当地多几个。记号应尽可能展往常平面上或在旗帜上,以便从尽可能多的方向和尽可能远的距离都能见及。

三、在旗帜上,记号的外限和旗帜的左近各边的距离应为一个圆形的半径。该旗帜应是白底长方形。

四、在夜间或在能见度削弱时,记号得加照明或使其发光。记号还得用技术的探测方法能使其被认出的资料制成。

图5 含有风险力气的工程和装置的国际特别记号

附件二 担任风险的职业任务的新闻记者运用的身份证

(正 面 )

(背 面)

(反面)

1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