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快三软件计划

您的位置:首页>>政策法规

国际人道法(1949年8月12日日内瓦第二条约)

作者: 发布时间:2013-01-16 16:34:13点击:239

一九四九年八月十二日改善海上武装部队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境遇之日内瓦条约

(1949年8月12日日内瓦第二条约)

(1949年8月12日订于日内瓦)

下列签署之各国政府全权代表列席自1949年4月21日至8月12日在日内瓦举行之外交会议,为修订1907年10月18日推行1906年日内瓦条约之准绳于海战之第十海牙条约,议定如下:

第一章 总 则

第 一 条 各缔约国承诺在一切状况下尊重本条约并保证本条约之被尊重。

第 二 条 于平常应予实施之各项规则之外,本条约适用于两个或两个以上缔约国间所发作之一切经过宣战的战争或任何其他武装抵触,即使其中一国不供认有战争状态。

凡在一缔约国的领土一部或全部被占领之场所,即使此项占领未遇武装抵御,亦适用本条约。

抵触之一方虽非缔约国,其他曾签署本条约之国度于其相互关系上,仍应受本条约之拘束。设若上述非缔约国接受并援用本条约之规则时,则缔约各国对该国之关系,亦应受本条约之拘束。

第 三 条 在一缔约国之领土内发作非国际性的武装抵触之场所,抵触之各方最低限度应遵守下列规则:

(一)不实践参与战事之人员,包括放下武器之武装部队人员及因并伤、拘留、或其他缘由而失去战役力之人员在内,在一切状况下,应予以人道待遇,不得基于种族、肤色、宗教或信仰、性别、出身或财力或其他相似规范而有所歧视。

因而,关于上述人员不论何时何地不得有下列行为:

(甲)对生命与人身施以暴力,特别如各种谋杀、残伤肢体、优待及酷刑;

(乙)作为人质;

(丙)损伤个人威严,特别如欺侮与降低身份的待遇;

(丁)未经具有文化人类所以为必需之司法保证的正轨组织之法庭之宣判,而遽行判罪及执行死刑。

(二)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应予搜集与照顾。

公正的人道团体,如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得向抵触之各方提供效劳。抵触之各方应进而努力以特别协议之方式,使本条约之其他规则得全部或局部发作效能。

上述规则之适用不影响抵触各方之法律位置。

第 四 条 遇有抵触各方之陆海军作战时,本条约之规则仅适用于在舰上之部队。

登陆之部队,应立刻受一九四九年八月十二日改善战地武装部队伤者病者境遇之日内瓦条约的规则之拘束。

第 五 条 中立国关于在其领土内所收容或拘禁之伤者、病者、遇船难者、医务人员与随军牧师及所发现之死者,应准用本约之规则。

第 六 条 于第十、十八、三十一、三十八、三十九、四十、四十三及五十三各条明文规则之协议之外,各缔约国对其以为需另作规则之一切事项得订立特别协议。是项特别协议不得对本条约关于伤者、病者、遇船难者、医务人员或随军牧师所规则之境遇有不利的影响,亦不得限制本条约所赋予彼等之权益。

除在上述协议或后订之协议中有相反之明文规则,或抵触之一方对彼等采取更优待之措施外,伤者、病者、遇船难者、医务人员及随军牧师,在本条约对其适用期间,应继续享用是项协议之利益。

第 七 条 在任何状况下,伤者、病者、遇船难者、医务人员及随军牧师不得放弃本条约或上条所述特别协议——如其订有是项协议——所赋予彼等之权益之一部或全部。

第 八 条 本条约之适用应与维护国协作并受其监察。维护国之义务为维护抵触各方之利益。为此目的,维护国在其外交或领事人员之外,得自其本国国民或其他中立国国民中指派代表。上述代表应经其执行任务所在国之认可。

抵触各方关于维护国之代表之工作应尽最大可能予以便利。

维护国之代表在任何状况下不得逾越本约所畀予之任务。彼等尤须顾及其执行任务所在国之平安上迫切的必要。仅遇有迫切的军事央求时,始能作为一种例外及暂时的措施而限制其活动。

第 九 条 本条约之规则并不阻碍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或其他公正的人道组织,在有关抵触各方之同意之条件下,从事维护与救济伤者、病者、遇船难者、医务人员及随军牧师之人道活动。

第 十 条 各缔约国得随时同意将依据本条约应由维护国担负之任务,拜托于具有公允与效能的一切保证之组织。

当伤者、病者、遇船难者或医务人员及随军牧师,不拘为何缘由,不能享用或已中止享用维护国或本条第一款所规则之组织的活动之利益时,则拘留国应请一中立国或此种组织担任依照本条约应由抵触各方指定之维护国所执行之任务。

若维护不能依此布置,则拘留国应在本条之规则之约束下,央求或接受一人道组织,如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提供效劳,以担任依本条约由维护国执行之人道的任务。

任何中立国或任何组织经有关国度约请或自愿提供效劳而执行任务时,在行为上须对本条约所维护之人员所依附之抵触一方具有义务感,并须充沛保证能执行其所负之任务,且能公允执行之。

各国间订立特别协议,如其中一国因军事关系,特别是因其领土之大部或全部被占领,致使该国与其他一国或其盟国谈判之自在受限制,即或是暂时的,本条约上列规则不得因该项特别协议而有所减损。凡本条约中提及维护国,亦适用于本条所指之替代组织。

第 十一 条 维护国以为于被维护人之利益适宜时,特别遇抵触各方关于本条约之适用与解释意见有分歧时,应从事调停以期处置分歧。为此目的,各维护国得因一方之央求,或主意向抵触各方建议,可能在恰中选择之中立领土召开代表会议,担任管理伤者、病者、遇船难者之当局代表和医务人员与随军牧师之代表尤须参与。抵触各方关于为此目的而提出之建议负有实行之义务。各维护国得于必要时,提请抵触各方同意,特邀一中立国人员或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委派之人员参与此项会议。

第二章 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

第 十二 条 在海上受伤、患病或遇船难之下条所列武装部队人员或其他人员,在一切状况下,应受尊重与维护,而“船难”一词应理解为系指任何缘由之船难,并包括飞机被迫降落海面或被迫自飞机上跳海者在内。

抵触之各方关于在其权利下之此等人员,应予以人道之特遇与照顾,不得基于性别、种族、国籍、宗教、政治意见或其他相似规范而有所歧视。对其生命之任何危害或对其人身之暴行,均应严厉制止;特别不得加以谋杀和消灭,施以酷刑或供生物学的实验,不得故意不给予医疗救助及照顾,亦不得构成使其冒传染病风险之状况。

只需医疗上之紧急理由始可予提早诊治。

关于妇女之待遇应充沛顾及其性别。

第 十三 条 本条约适用于下列各类之海上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

(一)抵触之一方之武装部队人员及构成此种武装部队一部之民兵与意愿部队人员;

(二)抵触之一方所属之其他民兵及其他意愿部队人员,包括有组织之抵御运动人员之在其本国领土内外活动者,即使此项领土已被占领;但须此项民兵或意愿部队,包括有组织之抵御运动人员,契合下列条件:

(甲)由一为其部下担任之人统率;

(乙)备有可从远处识别之固定的特殊标志;

(丙)公开携带武器;

(丁)遵守战争法规及惯例停止战役。

(三)自称效忠于未经拘留国供认之政府或当局之正轨武装部队人员;

(四)随同武装部队而实践并非其成员之人,如军用机上之文职工作人员、战地记者、供应商人、劳动队工人或武装部队福利工作人员,但须彼等已取得其所随同之武装部队的准许;

(五)抵触各方之商船队之船员,包括船长、驾驶员与见习生,以及民航机上之工作人员,而依国际法之任何其他规则不能享用更优惠之待遇者;

(六)未占领地之居民,当敌人迫近时,未及组织成为正轨部队,而立刻自动拿起武器抵御来侵军队者,但须彼等公开携带武器并尊重战争法规及惯例。

第 十四 条 交兵国之一切军舰应有权央求交出军用医院船,属于救济团体或私人之医院船,以及商船、游艇或其他船只上之伤者、病者、或遇船难者,不拘国籍,但须伤者与病者处于适宜移动之情状,而该军舰具有必要的治疗之恰当设备。

第 十五 条 如伤者、病者或遇船难者被收容于中立国军舰或军用飞机上,如国际法有此央求,应保证此等人员不再参与战争行动。

第 十六 条 在第十二条规则之限制下,交兵国之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之落于敌方手中者,应为战俘,并对之适用国际法有关战俘之规则。俘获者得按状况决议能否便于拘留送至俘获国之港口、中立国港口、甚或敌国领土内之港口。如属最后一情形,被送回本国之战俘,在战争期间不得退役。

第 十七 条 如中立国与交兵国间无相反之协议,经中央当局之容许,在中立国港口登陆之伤者、病者或遇船难者,遇国际法有此央求时,应由中立国加以看守,务使彼等不能再参与战争行动。

医院收容及拘禁费用应由伤者、病者或遇船难者所依附之国担负。

第 十八 条 每次战役之后,抵触各方应立刻采取一切可能之措施以搜索并搜集遇船难者、伤者与病者加以维护借免抢劫及优待,而予以适宜之照顾,并搜索死者而防其被剥劫。

环境容许时,抵触各方应商定局部方法以便经由海路搬移被包围地域之伤者与病者,并使送往该地域之医疗与宗教人员及器材得以经过。

第 十九 条 抵触各方应尽速注销落于其手中之每一敌方遇船难者、伤者、病者或死者之任何能够证明其身份之事项。可能时,此项记载应包括:

(甲)所依附之国;

(乙)军、团、个人番号;

(丙)姓;

(丁)名;

(戊)出华诞期;

(己)身份证或身份牌上所标明之任何其他事项;

(庚)被俘或死亡之日期及地点;

(辛)有关伤病之状况或死亡之缘由。

上述注销资料应尽速转送一九四九年八月十二日关于战俘待遇之日内瓦条约第一百二十二条所述之情报局,该局应经过维护国及战俘中央事务所传达上述人员所依附之国。

抵触各方应制备死亡证书,并经过前项规则之情报局互送死亡证书或经证明之死亡表;亦应搜集并经过该局转送死者尸体上所发现之双身份牌之一半,或整个身份牌如其系独身份牌,遗言或关于其最近亲属具有重要性之其他文件、金钱及普通具有实质价值或情感价值之物品。此项物品连同未能识别其所有人之物品,应以密封包裹寄送,并附说明书载明死者身份之详情以及包裹内容之清单。

第 二十 条 抵触各方应保证在状况容许下分别海葬死者之前,细致检查尸体,如可能时,经医生检查,以肯定死亡,证明身份并便作成报告。如用双身份牌者,则其一半应留在尸体上。

如死者运抵陆上时,则应适用一九四九年八月十二日改善战地武装部队伤者病者境遇之日内瓦条约之规则。

第 二十一 条 抵触各方得呼吁中立国商船、游艇或其他中立国船只之船长以慈善肉体收容与照顾伤者、病者或遇船难者于其船上,并搜集死者。

响应此项呼吁之任何种类船只以及自动搜集伤者、病者或遇船难者之船只,均应享用特别维护及为执行此项辅佐之便利。

上述船只绝不得因从事此项运输而受拿捕;但上述船只若有违犯中立之行为,除非有相反之诺言,仍得予以拿捕。

第三章 医院船

第 二十二 条 军用医院船即各国特别并专用以救助、治疗并运送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而建造或装备之船只,在任何状况下,不得加以攻击或拿捕,而应随时予以尊重与维护,但须于运用前十日,将该船之称号及其说明通知抵触各方。

通知书内必需载明之特征,应包括注册之总吨位,自船首至船尾之长度以及桅杆、烟囱之数目。

第 二十三 条 岸上建筑物之应受一九四九年八月十二日改善战地武装部队伤者病者境遇之日内瓦条约之维护者,应予以维护,免受海上之炮轰或攻击。

第 二十四 条 各国红十字会及官方供认之救济团体或私人所运用之医院船,如经其所依附之抵触一方正式委任,并已遵照第二十二条关于通知之规则者,应享用与军用医院船同样之维护并应免予拿捕。此等船只,必需备有担任当局发给之证明书,载明该船只于装备及动身时已在应当局之管辖下。

第 二十五 条 各中立国之红十字会及官方供认之救济团体或私人所运用之医院船,如受抵触一方之管辖,经其本国政府之预先同意及该抵触一方之认可,并已遵照第二十二条关于通知之规则者,应享用与军用医院船同样之维护并免予拿捕。

第 二十六 条 第二十二、二十四及二十五各条提及之维护,适用于任何吨位之医院船及其救生艇,不论其活动地点何在。但为保证最大限度之温馨与平安,抵触各方务须运用总吨位在二千吨以上之医院船,以运送远距离及在公海上之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

第 二十七 条 在第二十二及二十四各条所规则之同样条件下,国度用或官方供认之救济团体为沿海岸救生用之小型船只,在行动需求之容许范围内,亦应予以尊重及维护。

前项规则应尽可能适用于前述船只在其人道的任务上所专用之海岸固定设备。

第 二十八 条 若在军舰上发作战役,则病室应予以尊重,并尽可能予以保全。病室及其设备应受战争法规之限制,在伤者与病者需求期中,不得改作其他用途。但病室落于敌方司令之权利下,而该司令在保证对疗养中之伤者与病者予以恰当之照顾后,于紧急军事需求时,得将病室改作他用。

第 二十九 条 凡泊于陷落敌方手中之港口之任何医院船,应准其离去该港。

第 三十 条 第二十二、二十四、二十五及二十七各条所述之船只应不拘国籍,关于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予以救济与辅佐。

各缔约国承诺不将此等船只作任何军事用途。

此等船只绝不得阻碍战役员之行动。

在每次战役中及战役后,此等船只行动上所冒风险,自傲其责。

第 三十一 条 抵触各方应有权管制及搜寻第二十二、二十四、二十五及二十七各条提及之船只,并得拒绝其辅佐,命令其离去,指定其航线,控制其无线电及其他通讯工具之运用,如因状况之严重性有此必要时,并得拘留之,其期限自截留之时起,不超越七日。

抵触各方得派员暂时驻在船上,其独一任务应为保证依据上款规则所发布之命令均予执行。

抵触各方应尽可能将发给医院船船长之命令以该船长所理解之文字,记载于该船航海日志。

抵触各方得单独或依特别协议,安排中立国视察员在其船上,该员等应检定本条约规则之严厉遵行。

第 三十二 条 第二十二、二十四、二十五及二十七各条所述之船只,就其在中立国港口停靠而言,不列为军舰。

第 三十三 条 商船之改装为医院船者,在全部战事期间不能移作他用。

第 三十四 条 医院船及舰上病室应得之维护不得中止,除非此等船室越出其人道任务之外,用以从事有害于敌方之行为。惟如经给予相当正告,并依各个情形指定合理之时限而正告仍被无视时,始得中止维护。

医院船特别不得备有或运用密码,为无线电或其他通讯方法之用。

第 三十五 条 下列状况不得以为剥夺医院船及舰上病室应得之维护:

(一)医院船或病室之船员为维持次序,自卫或维护伤者、病者而配有武器;

(二)船上有专为便于飞行或通讯用之装备;

(三)医院船上或舰上病室内发现有由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身上所解除之随身武器及弹药而尚未缴送主管部门者;

(四)医院船及舰上病室或其船员扩展其人道之活动及于伤、病或遇船难之平民之照顾;

(五)运送专为医疗任务之用的设备及人员,而超越正常之需求。

第四章 人 员

第 三十六 条 医院船上之宗教、医务及医院工作人员以及其船员,应受尊重及维护;不论船上有无伤者及病者,在医院船上效劳期间,不得被俘。

第 三十七 条 凡宗教、医务及医院工作人员被派担任医务上或肉体上照顾第十二及十三两条所指之人者,如落于敌方手中,应受尊重及维护;在需求照顾伤者及病者之期间,得继续执行其职务。一俟管辖此项人员之总司令以为可行时,应将其送回。彼等离船时得携带其私人财物。

但如觉察因战俘之医疗上及肉体上之需求,须留用若干人员时,则应尽一切可能使其尽早登陆。

留用人员登陆后,即受一九四九年八月十二日改善战地武装部队伤者病者境遇之日内瓦条约规则之拘束。

第五章 医疗运输

第 三十八 条 为此项目的而租用之船只,应准其运输专为治疗武装部队之伤者与病者或防止疾病用之设备,但须将该船飞行之事项通知敌国,并经其认可。敌国保管登船检查之权,但不得予以拿捕或截留其所载之设备。

经抵触各方之协议,中立国观察员得驻在该项船只上,以检定所载之设备。为此目的,应准其自在检视此项设备。

第 三十九 条 医务飞机,即专用以搬移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以及运送医务人员与设备之飞机,不得为攻击之目的,而在有关抵触各方所特别商定之高度、时间及航线飞行时,应受抵触各方之尊重。

此项飞机在其上下及两侧面,应鲜明标以第四十一条所规则之特殊标志,以及其本国国旗,并应备有战事开端时或战事停止中经抵触各方间同意之任何其他标志或识别方法。

除另有协议外,在敌人领土或敌人占领地上空之飞行应予制止。

医务飞机应服从一切水陆降落之命令。如被令降落而需受检查时,则经过检查后,该机载其乘员得继续飞行。

非自愿降落于敌人领土或敌人占领地之陆上或水面时,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以及飞行人员应为战俘。医务人员应按第三十六条及三十七条两条待遇之。

第 四十 条 抵触各方之医务飞机,在本条第二款规则之拘束下,得在中立国之领土上空飞行,必要时,得在该国领土降落,或用以为停留站。该项飞机之飞越上述领土,应预先通知各中立国,并服从一切水陆降落之命令。仅在抵触各方与有关中立国特别商定之航线、高度及时间飞行时,始免受攻击。

但中立国关于医务飞机之飞越其领土或在其领土降落,得规则条件或限制。此项可能的条件与限制关于抵触各方应一概适用。

除中立国与抵触各方另有协议外,凡经中央当局之同意由医务飞机运至中立国领土之伤者、病者或遇船难者,如国际法有此央求,应由中立国以恰当方式予以拘留,俾彼等不能再行参与战役。医院收容与拘禁之费用应由其所依附之国担负。

第六章 特 殊 标 志

第 四十一 条 在军事主管当局之指导下,白底红十字之标志应标明于旗帜、臂章及医务部门运用之所有设备上。

但各国如已采用白底红新月或白底红狮与日以替代红十字之标志者,此等标志亦为本条约规则所供认。

第 四十二 条 第三十六及三十七两条所指之人员,应在左臂佩带由军事机关发给并盖印而具有特殊标志之防水臂章。

此种人员除应携带第十九条所述之身份牌外,应另携带具有此项特殊标志之特种身份证。此证应有防水之效能,并具有恰当之尺寸以便携带于衣袋内。其上应用本国文字,至少载明持用者之姓名、出华诞期、等级、番号,并应注明其以何种身份享用本条约之维护。该证应附有自己像片,及其签字或指纹,或二者具备。该证并应加盖军事当局之钢樱

同一武装部队所运用之身份证应式样分歧,并尽可能使各缔约国之武装部队运用相似的式样。抵触各方可参照本条约所附之示范格式。在战事开端时,抵触各方应相互通知其所采用之式样。在可能范围内,身份证至少应制备两份,其中一份存于本国。

在任何状况下对上述人员不得剥夺其符号或身份证,或佩带臂章之权益。如遇丧失时得领取身份证副本或补领符号。

第 四十三 条 第二十二、二十四、二十五及二十七各条所指之船只,应特别标志如下:

甲、一切外表应为白色。

乙、在船身之两侧及其平面,应涂漆而显露可能最大之深红十字一个或多个,其位置以自海上及空中最易于望见者为宜。

一切医院船应悬挂本国国旗,如属于中立国者并应悬挂其所受指挥的抵触一方之国旗,以资识别。大桅杆上应在可能高处悬挂白底红十字旗。

医院船之救生艇、海岸救生艇及医务部门所运用之一切小型船只均应漆成白色,并加画鲜明之深红十字,大致应遵照上述医院船识别之方法。

上述船艇,如欲于黑夜及可视度减少之时间保证其应得之维护,则应在其管辖之抵触一方的同意下,采取必要措施,务使其所漆颜色及特殊标志充沛鲜明。

依第三十一条暂时为敌人拘留之医院船,必需将其所退役或其所受指挥之抵触一方的旗帜降下。

海岸救生艇,如其经占领国同意,从被占领之基地继续活动,于分开该基地时,得准其继续悬挂其本国国旗连同白底红十字旗,但须先通知有关抵触各方。

本条有关红十字之一切规则,应一概适用于第四十一条所列之其他标志。

抵触各方应随时设法达成相互的协议,俾运用其所有之最现代化方法,以便利各医院船之区分。

第 四十四 条 除其他国际条约或有关抵触各方间另有协议外,第四十三条所指之特殊标志,无论平常或战时,只能用以标明或维护该条提及之船只。

第 四十五 条 各缔约国,若其立法尚未完备,应采取必要之措施,以便随时防止及取消第四十三条所规则关于特殊标志之任何滥用行为。

第七章 条约之执行

第 四十六 条 抵触各方应经过其总司令保证以上条款之细致执行,并依照本条约之普通准绳规则预料不到之事情。

第 四十七 条 关于本条约所维护之伤者、病者、遇船难者、工作人员、船只或设备之报仇行为,均予制止。

第 四十八 条 各缔约国在平常及战时应在各该国尽量普遍传播本条约之约文,尤应在其军事,并如可能时在公民教育计划中,包括本条约之学习,俾本条约之准绳为全体人民,特别武装战役部队、医务人员及随军牧师所周知。

第 四十九 条 各缔约国应经过瑞士联邦委员会,在战时则经过维护国,相互通知本条约之正式译文,及其所采用以保证明施本条约之法律与规则。

第八章 滥用及违约之取消

第 五十 条 各缔约国担任制定必要之立法,俾关于自身犯有或令人犯有下条所列之严重破坏本条约之行为之人,处以有效的刑事制裁。

各缔约国有义务搜捕被控为曾犯或曾令人犯此种严重破坏本条约行为之人,并应将此种人,不分国籍,送交各该国法庭。该国亦得于自愿时,并依其立法之规则,将此种人送交另一有关之缔约国审讯,但以该缔约国能指出案情显然者为限。

各缔约国应采取必要之措施,以遏止下条所列严重破坏本条约之行为以外之一切违犯本条约之规则之行为。

在一切状况下,被告人应享有恰当的审问及辩护之保证。此种保证,不得次于一九四九年八月十二日关于战俘待遇之日内瓦条约第一百零五条及其以下各条所规则者。

第 五十一 条 上条所述之严重破坏条约行为,应系关于受本条约维护之人或财富所犯之任何下列行为:故意杀害、酷刑或不人道待遇,包括生物学实验,故意使身体及安康遭受严重痛苦或严重伤害,以及无军事上之必要,而以非法与暴乱之方式,对财富之大范围的破坏与征收。

第 五十二 条 任何缔约国不得自行推脱,或允许任何其他缔约国推脱,其自身或其他缔约国所负之关于上条所述之破坏条约行为之义务。

第 五十三 条 经抵触之一方央求,应依有关各方所决议之方式,停止关于任何被控违犯本条约的行为之调查。

如关于调查程序不能获致协议,则各方应同意选定一公断人,由其决议应遵行之程序。

违约行为一经肯定,抵触各方应使之终止,并应疾速加以取消。

最 后 条 款

第 五十四 条 本条约以英文及法文订立。两种文字之约文具有同等效能。

瑞士联邦委员会应准备本条约之俄文及西班牙文之正式译文。

第 五十五 条 本条约以本日为订立之日期,至1950年2月12日为止,凡参与1949年4月21日日内瓦会议各国,以及未参与该次会议,但系推行一九0六年日内瓦条约之准绳于海战之一九0 七年十月十八日第十海牙条约缔约国,或一八六四年、一九0六年及一九二九年关于救济战地军队伤者病者之日内瓦条约之缔约国,均可签字。

第 五十六 条 本条约应尽速批准,其批准书应交存于伯尔尼。

每一批准书交存时,应予注销,并由瑞士联邦委员会将该项注销之证明的抄本分送业经签字或通知参与本条约之各国。

第 五十七 条 本条约在至少两国批准书交存后六个月发作效能。

嗣后,本条约关于每一缔约国自其批准书交存后六个月发作效能。

第 五十八 条 在各缔约国间关系上,本条约替代推行一九0六年日内瓦条约之准绳于海战之一九0 七年十月十八日第十海牙条约。

第 五十九 条 本条约自生效之日起,任何未签字本条约之国度均得参与。

第 六十 条 本条约之参与应以书面通知瑞士联邦委员会,自参与之通知收到之日起六个月后发作效能。

瑞士联邦委员会应将此项参与通知所有业经签字或参与本条约之国度。

第 六十一 条 第二条及条三条所载之状况应使在战事开端或占领之前或后,抵触各方所交存之批准书及参与之通知立刻生效。瑞士联邦委员会应将其从抵触各方收到之任何批准书或参与之通知,以最疾速方法通告之。

第 六十二 条 每一缔约国得自在退出本条约。

退约须用书面通知瑞士联邦委员会,并由该委员会转告所有缔约国政府。

退约须于通知瑞士联邦委员会后一年发作效能。但如缔约国于作退约通知时已卷入抵触,则其退约须待至和议成立后,并在有关本条约所维护之人员之释放及遣返之工作终了后,始能生效。

退约仅对该退约国有效,但并不减轻抵触各方依国际法准绳仍应实行之义务,此等准绳系产自文化人民间树立之惯例,人道规律与公众良知之央求。

第 六十三 条 瑞士联邦委员会应将本条约在分别国秘书处注销,并应将其所接获之所有关于本条约之批准、参与及退约通知分别国秘书处。

为此,下列签署人于交存全权证书后,签署本条约,以昭信守。

1949年8月12日以英文法文订于日内瓦。正本应交存于瑞士联邦委员会之档案中。瑞士联邦委员会应将证明之抄本送交每一签字及参与之国度。

附件二 隶属海上武装部队之医务及宗教人员之身份证

正 面 反 面

* * *

编者注:本条约于1952年7月13日经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授权外交部长周恩来发表声明决议予以供认,又于1956年11月5日经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批准 ,并于1956年12月28日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向瑞士联邦政府交存批准书。中华人民共和国曾对本条约作了一些保管(详见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批准本条约的决议)。

附录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委委员会关于批准1949年8月12日改善海上武装部队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境遇之日内瓦条约

1956年11月5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五十次会议经过

1956年11月5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五十次会议决议批准一九四九年八月十二日改善海上武装部队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境遇之日内瓦条约。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在决议批准一九四九年八月十二日改善海上武装部队伤者病者及遇船难者境遇之日内瓦条约的同时,决议对该本约第十条作如下保管:

拘留伤者、病者、遇船难者或医务人员及随军牧师的国度央求中立国或人道组织担任应由维护国执行的任务时,除非得到被维护人本国政府的同意,中华人民共和国将不供认此种央求为合法。